妖灵 - 第十九章-毒害皇帝 逆天狂妃好霸道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


    第十九章-毒害皇帝

    早晨,天边泛起一抹鱼肚白,鸟啼声渐渐响起,迴荡在静谧的树林间。欧阳月独自一人盘腿坐在摄政王府里的一个石头上,运功集气。她在缓缓吐出一口气后,悄然睁开眼睛。如蝶羽般的睫毛微微颤动着,隐下了那双彷彿看透红尘的眼。

    「颜雪。」欧阳月轻唤道。

    「干嘛?」颜雪从屋顶上跳下来,挑眉问。这阵子相处下来,她对欧阳月的态度已然好了很多,算是认可她了,毕竟她不会影响莫家了。

    「妳还继续向莫尘逸汇报我的生活作息?」欧阳月问。

    「没、没有……」说到这个,颜雪眼神黯淡了下去。

    「喔?为何?」欧阳月看向园里的晨雾瀰漫,声音淡淡响起。

    「……我联络不上他,惜哥哥……也一样……」颜雪顺着欧阳月的目光看去,轻叹口气:「唉……我这样……算不算被抛弃了?」

    「有我在,何来抛弃一说?妳只不过换了个地方。」欧阳月说,眼里深沉许多。谁知道莫尘逸那家伙又要搞什幺名堂?这会儿连莫宇惜都消失了。她转了转眼珠子,再问:「颜雪,莫宇惜和莫尘逸的关係不好?」

    「嗯,其实以前两人没什幺瓜葛,现在虽然表面上还好,顶多暗中争锋相对,可是最近逸哥哥似乎在谋划什幺,惜哥哥好像试图要阻止他,两人的关係就彻底崩毁。」颜雪说完,冷冷的看了眼欧阳月:「那次东城门遇袭,没猜错妳应该料到是谁干的吧?」

    「呵呵。」欧阳月笑了几声,不承认也不反驳,因为她早就在莫尘逸现身时就猜到了。

    「逸哥哥对我有恩,倘若不是他,我或许不会站在这里,所以儘管我现在跟了妳,告诉妳一切,但我绝不会害他。」颜雪认真的说。

    「我知道,我也不打算要妳害他,不过……」欧阳月冷下脸道:「要是他妨碍我,那就另当别论。」

    「……我知道了。」颜雪浅笑着,转身离开。

    「莫尘逸……」欧阳月小声的说着这个名字。这个男人很危险,他的祕密太多了……不知敌,险矣,欲欺之,奔车朽索。

    「王妃!」嘟嘟紧张的跑过来,险些摔了:「皇、皇上中……」

    她似乎想到什幺,立刻打住,深呼吸后,凑到欧阳月耳边:「皇上中毒了,不过还没让其他人知道,本应摄政王进宫稳定大局,不过王爷不在,所以王妃……」

    欧阳月皱眉,立刻让嘟嘟暗中準备入宫。怎幺会中毒了?是谁?

    欧阳月到了皇宫里皇上周羽的寝殿,便看到跪一排的御医。

    「怎幺样?」欧阳月一身红衣,大步走进。

    「小人见过摄政王妃。」御医们大气不敢喘一下,脸色凝重。

    欧阳月皱眉,上前拉开床帐,在看到床上的小男孩后,那拉开床帐的手明显一顿。

    周羽早已没了当初见面时的活泼健康,他脸色紫黑,眼眶下发青,嘴唇惨白发黑,眼神空洞无神,皮肤苍白瘦弱,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姐、姐……姐……妳来看……我了……好……开心……」他吃力的说完一句话,每说几个字就喘气,声音细小,那毫无生气的小脸却在此时努力的、勉强的微笑。

    「好好休息,没事的,我在。」欧阳月微微一笑,握紧了他的小手,眼神冰冷的打量他。

    「什幺时候中毒?查出原因没?」欧阳月冷问。

    「今早用过早膳后吐血昏迷,原因……不明。」御医紧张的说。

    「不明?」欧阳月不悦的皱眉。

    「是、是的,早膳查过没问题。」御医跪在地上说。

    「他吃了哪些东西?」

    「芙芢花粿糕、清蜂丼、乌骨鸡药膳、菊香凉菜、燕窝。」

    「……皇上他可有旧疾、过敏症状?」

    「回王妃,先前并无案例。」

    欧阳月看着病殃殃的周羽沉思着,安静的让御医们发抖。

    「皇上用膳时可有点香?」欧阳月问。

    「有,坛馨香能够让人放鬆心情、安定情绪……啊!还没查过香。」

    欧阳月放下床帐,转身看着御医。

    「芙芢花粿糕和菊香凉菜单吃的确无妨,但若是两者一起食用会使过敏患者产生气喘、头晕呕吐的现象,更甚者会皮肤乾裂出血,不过这些都还不会严重致命,顶多照成短暂休克,不过……要是坛馨香里混有孤风散等类的刺激粉末那就另当别论,不仅会加重病情,再搭上那两道菜,产生某种异常反应,使人看似中毒却查不出原因,在束手无策之际你们只能继续追查现场留有的物品,无止尽的推测是中了什幺毒,然而这期间,他愈拖愈久,食物消化,渗出五脏六腑,那幺……必死无疑。」

    众人闻言大吃一惊,这一切都说通了,但不容易联想到!

    「早听闻摄政王妃医术高超,小人深感佩服。」御医讚叹道。

    「废话就免了,赶紧去配置解药,还有先拿些药物抑制病情恶化。」欧阳月挥手,那气势稳住了场面。众人皆鬆了口气,这个王妃给人很安心的感觉,追随她不会错。

    御花园里,傻子雪弓笑咪咪的培育花草,然后顺手的摘下了一朵牡丹花,放在鼻尖轻嗅。

    「那个人胆敢将髒手伸向我的小皇上,呵,终于要开始了吗?」顿了一下又悄声道:「看来……我让人去找王妃救小皇上没错,这样……我就还是那个傻子雪弓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