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灵 - 第十六章-比武大赛 逆天狂妃好霸道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


    第十六章-比武大赛

    距离周啸轩离开王府去边关已有一天半,欧阳月在王府里无非就是练练功,看看书,偶尔逗弄一下时常搞失蹤的颜雪,这小女孩不过小她一岁,脾气倒是火爆的很,一个不顺心就把无辜的小动物喀擦了。

    今日,欧阳月心情不错,兴致一来就要好好闹一下,她本就不是什幺乖乖牌。

    「颜雪,无聊吗?」欧阳月笑问。

    「废话,无聊死了,逸哥哥和惜哥哥都不在……」颜雪气沖沖的说。

    「在王府办个比武大赛怎幺样?说不定妳什幺哥哥的会来玩玩。」欧阳月一边看书,一边喝着手里的茶,翘着二郎腿,好不优哉。

    颜雪转了转灵动的大眼,嘿嘿一笑:「听着挺好玩的,行,这事让我来。」然后兴奋的一蹦一跳走了。

    「王妃,这样不好吧……?」嘟嘟不安的问。

    「怎幺不好?府里闷得慌,本王妃这是在安排节目给大伙儿助助兴啊。」欧阳月眼里带着笑意,这次除了要让周啸轩头疼,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挑出能人异士为自己卖命。

    「要是王爷知道了……」嘟嘟话说一半立刻停住,因为她看到了传说中的母夜叉了……

    欧阳月将比赛时间定在后天早上,而这期间她则是在自己的院落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药草。很快的,终于到了比赛当天,不少江湖人好奇摄政王的新王妃,皆群聚在摄政王府。欧阳月满意的看了看园里一百多个人,而她就坐在比试擂台后方的主位上。

    「感谢大伙儿抽空过来,这次全当各位大侠切磋武艺,交流感情,当然,这里也準备了奖品。」欧阳月坐在主位上翘着二郎腿,一身红衣似火似血,绝世的容颜噙着抹笑,一手撑着下巴,说不出的狂傲霸气。

    她看了眼颜雪,示意她拿东西上来。颜雪会意,接过嘟嘟手里的托盘,站在擂台上高高举起。托盘中有个深蓝色的花纹瓶子,大概一个手掌大小,瓶身散发出妖异的蓝光。

    「那是什幺?」嘈杂中,下面有人大声问道。

    欧阳月眼里笑意浓厚,缓缓勾唇:「那是由我亲自炼的极品丹药,名字各位应该不陌生……天阶丹。」

    这话一出口,众人立刻惊呼出声,直说这次没白来,这天阶丹只有最强的练药师才能够炼出,一粒服下好好运功,等级便能上升一级,不过龙级以上的吃了虽无法升级,但起码能提升个三十年的修为。

    人群里,一个用黑色布料遮住大半脸的男人用冷俊的眼神看着坐在高位的女人,冷冷的问身旁的随从:「这王妃怎幺有能力炼出此药?」

    「听说她是千鹤醉翁的爱徒,已达圣级,以千鹤醉翁的个性,应该是将他毕生所学都传给了她。」随从悄声回答。

    「嗯,的确很符合他老人家个性。」男子沉下眼,思绪回到多年前,他父亲拜託千鹤醉翁收他为徒,但那白髮苍苍的老人只是上前拍了拍他的头,只笑着摇头便离去。为什幺?为什幺他会收这十四岁的女孩为徒?

    比赛开始很久了,规则点到为止,赢的留着,换人上场,直到无人挑战就算获胜。欧阳月认真的看着每个上台过招的人,暗自让嘟嘟记下她看中的人选。

    「呿!凭那种程度竟然在上面待了四场,我说来的怎幺都是废物?」颜雪在一旁不屑的说,欧阳月淡笑不语。没错,这都还太弱了,这些人就是最强也不过凤凰级别,少数龙级别的却也不过尔尔,看来这次倒是白忙一场。

    台下那蒙面男人看了眼台上赢了数场而高傲的男人,对着随从挥了挥手,随从会意纵身跃上擂台。

    「咦?」颜雪疑惑的出声,欧阳月看她一眼,又转头看向上台的男子,长相还算俊逸,充满阳刚味,不过倒没什幺特别的。

    颜雪看欧阳月一眼,缓缓道:「他叫周荤,江湖上算赫赫有名了,剑法独特不说,善用暗器,他本身就是个活生生的杀人武器,传闻他曾是杀手,而且是杀手界的第一,其他杀手看到他都躲远远的不敢招惹,杀人果断俐落,他看上的猎物还没有活过三天,个个死状凄惨。」

    「喔?挺行的。」欧阳月笑开了花,让嘟嘟记下。

    颜雪见状翻个白眼:「妳省省吧,人家有主了,还是那个武林盟主之子,剑圣皇甫墨呢。」

    「我要的就会夺过来。」欧阳月笑。

    「不过……他应该不会来凑热闹,如此看来皇甫墨应该也来了。」颜雪道,眼睛搜索着台下的那抹身影。

    「嘿,小奶娃,这幺热闹也不叫上我?」

    就在这时!一个妖邪的声音响起,听着让人毛骨悚然,很是不舒服,由声音判别来人应该是个老头子。

    欧阳月不悦的皱起眉,小奶娃?叫谁?她?

    「老夫对乳臭味甘的王妃和俗人们没兴趣,但对天阶丹有这幺点兴趣。」终于看清那人,他站在擂台上,看似七、八十岁,一身破烂,有点疯疯癫癫的。

    「啊!是癫仙!」台下有人惊呼出声。

    欧阳月挑眉,癫仙?我还癫痫呢……这疯疯癫癫的老头已经惹了她两回了,她可不能放过他。

    「他是仙级高手,也是疯子一个,故人称癫仙,功法诡谲,不敢大意,已有许多江湖高手吃过他的亏了。」颜雪皱眉道。

    「小奶娃,把天阶丹给老夫,老夫饶妳和这里所有人不死。」癫仙嘿嘿笑着。

    「你在叫一次,我是什幺?」欧阳月不怒反笑,一脸笑意看着癫仙。

    「嘿,小奶娃生气了?喔,老夫知道了,虽然小不过也被人睡过了嘛,老夫的错,不是小奶娃,叫小婊子好啦。」癫仙哈哈大笑。

    「最后一次,我叫什幺?」欧阳月依旧懒洋洋的笑着,不过眼底寒意慑人。

    ?????????????

    各位,新年快乐?(*^^)o?*?o(^^*)?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