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番外(父子3P)

小说:三人成狼 作者:白黑

    江新月又把奕轻城的房间清洁了一遍,喂了鱼食,看看表已经下午六点过五分了,看来奕轻城是不会回来了,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关好门准备下班。

    在倾城做了已经三个多月了,可是见奕轻城的次次寥寥无几,姜成交给她的工作更是没有一点进展,江新月开始有点灰心了。

    走出别墅的时候天气还好好的,可是真应了那句“天有不测风云”,走出大门没几步,大雨就兜头泼下来,瞬间江新月身上就湿透了,她连忙往回跑。

    白姐虽然平时看起来严肃,但真遇到事儿对她还是不错的,她看新月这麽狼狈,让她去奕轻城房间里洗个澡,还说反正奕轻城今天不会回来,让她放心洗,她叫人给她把衣服烘干。

    也不是第一次借用奕轻城的浴室了,她的胆子养肥了,而这次奕轻城又没在家,江新月用的心安理得。她洗好了澡,把身上擦干净,穿上了奕轻城一件白衬衫,衬衫差不多到她膝盖,和夏天穿的睡衣差不多,房间里又没别人,她就没穿别的衣服就走了出去。

    一走出浴室,她就愣住了。

    “阿开,你怎麽会在这儿?”

    江雕开坐在沙发上翻着杂志,而奕轻城正在小吧台边倒着红酒,江新月一走出来,两个男人的目光都火辣辣地向她看过来,看得她身上一阵燥热。

    江新月脑子里是懵的,她想不到阿开怎麽会认识奕轻城,而且两个人好像还很熟络的样子。

    而少年并没回答她的问话,只是转头看向奕轻城,奕轻城慵懒地倚在吧台边,转着杯中的红酒,眼睛却看着江新月。

    江新月头发湿漉漉地贴在颊边,身上过於肥大的白衬衫遮住了她玲珑的曲线,只露出一截白嫩纤细的小腿,她这种打扮真像个还没发育成熟的少女,幼嫩娇怯,让人想一探衣服下边隐藏的风情。

    “儿子,知道爸爸现在想什麽吗?”奕轻城轻轻地开口。

    儿子……江新月张大了眼睛,她看看奕轻城,又看看江雕开,显然三人之中只有她还蒙在鼓里。

    “想什麽?”江雕开装模作样地想了想,问道。

    奕轻城轻盈一笑:“想看我的儿子吃他妈妈的奶水。这麽多年,我一直反复想着这个场景,心想那一定是最美的。”

    “爸,这很简单啊,因为我最爱喝奶了,尤其是母乳,我今年十六岁了,还能嘬妈妈的奶子,真的很幸福。”、

    江新月疑惑地看着江雕开,看少年向她走过来,他从没叫过她妈妈,可是却那麽自然、亲热地叫着奕轻城爸爸,究竟是怎麽回事呢?

    江雕开的手隔着衣服罩住了她的乳房,江新月的身子一颤,她的眼里溢上慌乱:“阿开……不要……”,可是她的声音很空洞地散在空气中,毫没引起两个男人的注意,男孩的手一用力,她胸前的两团肉被他紧紧抓住。

    奕轻城就站在不远处,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看着少年怎样玩弄她的乳房。

    肥大的衬衫遮住了她姣好的身材,其实她的乳房比看起来要丰满许多。

    “爸,妈妈的奶子好大,摸起来像棉花一样。”少年搓揉着她的乳房,江新月的肩都随着他的动作耸动,她抓着他的手腕想阻止他,却用不上力气,江雕开不仅玩着她还说着极其挑逗的话。

    “臭小子,还不是被你玩大了。”奕轻城说道。

    手下的乳房肥嫩、绵软,像是揉着两团韧性十足的面团,他松开手,用食指和麽指向她胸口弹,有几下正弹到她的乳头上,疼的她叫出声,少年重又罩住她的奶子,手掌下感觉到奶头有点硬了起来。

    他一只手使劲握住一只乳房,高高耸起的乳房让布料绷紧,乳头明显地顶起了一个小包儿。江雕开低头隔布料含住了顶端,在唇齿间嘬弄。

    江新月只觉得胸口湿粘,一阵阵酥麻感让下身发紧,很快她的胸口就被舔湿了两块,两个奶头已被少年玩的鼓胀起来,胸口布料湿湿的两个圆形,变得很透明,透出了粉色的乳晕,两颗硕大的奶头几乎要顶出布料来了。

    简直是湿身露点,比那个还有诱惑力,奕轻城禁不住喉头一紧。

    “真想好好吸吸你的大奶子。”江雕开说着把她一边的衣领拉下来,左边的乳房露了出来,饱胀绵软的雪白大蜜桃,顶端奶头亮晶晶湿漉漉地立着。

    江雕开故意闪身让奕轻城看,还邪恶地用手弹了一下,乳浪翻涌,乳珠直颤,让两个男人都忍不住下身一疼。看着江新月衣衫不整的样子,奕轻城慢慢走了过去。

    江雕开开始一口口吸着她的乳肉,每一口都用足了力气,让她有种啄痛的感觉,他就是不去碰那鲜艳欲滴的大奶头。而奕轻城手指沿着她衣服的下摆钻进去,抚过她娇嫩的大腿,钻进内裤,他摸到了有些刺手的卷曲毛发,还有两片肥嫩的肉片,她的整个阴部已经湿透了。

    “不……”江新月扭着双腿,把他的手夹在了两片花瓣中间。

    “给儿子喂个奶也能流这麽多水?”他似是自言自语,然而却一字不差地传进江新月耳中,她满脸通红,然而此时她却只能像只小兔子一样任父子两个玩弄。

    “把她抱到床上去,我想好好看她喂奶。”奕轻城命令,江雕开从她胸口抬起头来,两父子一起把江新月身上的衣服剥下来。只见她胸口两团白肉高耸,湿漉漉的乳头挺立着,等着男人来采摘。

    江雕开把她抱到了床上,他则俯在了她胸口,张嘴含住一颗奶头,嘬弄地发出咂咂的声音。

    “嗯……嗯……”江新月胸口起伏,江雕开力气越大,她下身的感觉却越强烈。就在江雕开吸奶的时候,奕轻城握住她的两条小腿向两边拉开。

    “不……”她羞赧地轻叫。此时她的阴部已经完全露出来。浓密的毛发上沾着蜜露,白嫩多毛的肉缝,紧紧合闭的粉嫩花瓣,他盯了半晌,手指抠进嫩穴缝间,分开两分花瓣,看那鲜嫩多汁的小穴洞。

    “小骚穴真骚啊,又小又湿,真不像被我儿子干过这麽多次的。”他的话一落,小嫩洞紧紧收缩,吐出一兜蜜水。他手指移过去,压在小肉洞口一挤,那兜蜜水顺着她的股沟流下来。

    转头看江雕开,吸着江新月两颗大奶子,两个奶头被少年吸弄的像两颗光溜溜的水葡萄。

    “儿子,你妈的奶好吃吗?”奕轻城邪恶地问。

    “爸,好吃极了,我是她儿子,她自然要管我一辈子奶吃。”

    “我也尝尝。”奕轻城移过去,叼住她另一边的乳头,两父子一边一个,伏在她胸口,吸着她的奶子。而且不是简简单单的吸,他们嘴唇里有百般的花样儿,弄的江新月娇吟连连。

    奕轻城抱起江新月,他脱掉衬衣长裤,只穿着平角内裤,搂着江新月的腰,让她两颗圆润的乳房紧紧压住他的胸口,光裸火热的肉体一贴近,身体的反应极为强烈。

    而江雕开也从她身体後面贴过来,他结实的胸口紧紧贴着她光滑的後背,两个男人坚硬的肉棒隔着内裤抵着她的身体,私处虽然没有直接接触,可还是起了化学反应。江新月被夹在两个男人中间,身子轻颤。

    他们贴得更紧,像商量好了一样,下身挺动,戳着她的下体,她的身体燥热的难耐,像被双面锅煎烤的饼子,无处可逃。

    “嗯……不要……放开我……嗯……”

    奕轻城的手指插进她的小嘴里,同样模仿冲刺的动作,而江雕开嘬着她的颈肉,到最後,两个男人都扯掉了内裤。粗大火烫的肉棒一个戳着她的屁股,一个在前面戳着她的阴部,慢慢都向她双腿间靠拢,不断摩擦着她湿湿的会阴。

    瘙痒感让她的身体不断颤栗,她祈求他们停下来别再折磨她。

    奕轻城说好,对江雕开说:“抱着你妈。”

    江雕开会意,他坐在床上,抱着江新月,大肉棒紧紧戳着江新月的屁股,手分开她的双腿给他爸看。

    “爸,她哪儿像我妈,反正我叫不出口,你看她不管是相貌还是神态都像个小处女似的,瞧她的屁股,又白又嫩又挺,小洞洞又紧又滑水又多,不是说被男人操多了屁股会下垂,穴也会松吗,她却正好相反,以前每天晚上我最少都会干她两个小时,而且她还不止被我操,祭也插了一脚,而她反而越被男人操越被滋养的美美的。”

    “这就是天生的尤物,吸精养颜。”奕轻城握着自己粗大的阳具,用比鸡蛋还大的大龟头摩擦着她水淋淋的阴部,感觉着她的鲜嫩多汁,他们能听到肉棒滑过嫩穴那种湿腻的水声,江新月受不了得胸口向前挺,花瓣轻抖,一股骚水喷在奕轻城的大龟头上。

    江雕开一边看爸爸玩她的小穴,一边用手指玩着她的大奶子,使劲掐她的奶头。

    “不要……不要……啊嗯……”江新月身体抖着,小穴口收缩着,吐着骚水。奕轻城挺着肉棒沿着密汁逆向地在肉缝间滑动,一碰她,她就呀呀叫个不住,小穴也空虚地抖动。

    “她不行了。”江雕开说,“受不了了吧?快求爸爸操你,让爸爸赶紧插你的小骚穴,要不就说你的小骚穴想吃爸爸的大龟头……”

    江新月不说,奕轻城就起劲挑逗她,江新月哀叫连连。

    “快说,让爸爸的大鸡巴干你的小骚洞,快说。”江雕开挺动屁股不停地顶着她,让她感受他强烈的欲望。

    “大鸡巴……干我,干我的小骚洞……”江新月断断续续地说出来。

    奕轻城抓着肉棒顶住她的穴口,用力刺进她的花心深处,江新月弓起身体,後面又被江雕开硬硬的肉棒顶住。奕轻城只觉得她的穴里又湿又紧,滑腻温暖,刚一抽动,就像无数张小小的肉嘴紧紧夹住他,吸住他,舒服的要死,他和江雕开都看着他的大肉棒慢慢被她红嫩嫩的小穴口一节节吃进去的情景,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江雕开一只手伸过去揉她的小珍珠,江新月受不了地大声呻吟,奕轻城只感觉她的小穴强力地收缩,把他夹的欲死欲仙,在加上江雕开在他冲刺时不停地推送她的身体,他的大肉棒简直深入进她的子宫里。

    “爸爸的大鸡巴大不大?”江雕开一边玩着她一边问。

    “大……好大……”

    “操的你爽不爽?”

    “嗯……”

    “第一次看爸爸操我妈,原来感觉这麽爽。如果我和爸爸一起操你,你喜不喜欢?”

    “不……”

    她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江雕开把她放在床上,奕轻城拉着她的双腿不停插着她,而江雕开坐在她腰上,把她胸前两个大肉球向中间挤,他把粗大的肉棒插进乳缝中去,来回抽动,他肉棒太大,完全插入时龟头能顺便插进她的小嘴里去。

    “啊~~嗯~~”江新月被奕轻城操得身体不停摆动着,江雕开一边强迫她给他乳交,一边用手掐弄着肥嫩的大奶头。江雕开身後传来“噗滋噗滋”小穴吃进大肉棒的声音,听得江雕开热血沸腾。他往前移,坐在江新月乳房上,两团肉像只软绵绵的大垫子,他把胀得通红的大肉棒插进江新月的小嘴里。

    江新月费力地吃进江雕开的肉棒,湿润温暖的小嘴儿让江雕开很有感觉,他不停地挺动屁股冲进冲出,插得江新月呜呜直叫,口水顺着大肉棒流了一床单。

    “呜~~呜~~”江新月抬动着屁股,收缩的肉穴几乎把奕轻城夹死,她也感觉快被奕轻城插死了,他插得太深了,几乎把她顶到了云上去了,蜜水不断地从交合处流下来,奕轻城的精液灌满了她整个花壶,他抽出的时候,她一边收缩一边吸着他的大肉棒,白色汁液沿着红嫩的穴口流出来,一团一团的流下床单,很是淫糜。

    “看你猴急的,後面去。”奕轻城对江雕开说。江雕开立刻跳起来,拉起江新月的双腿,沾满唾液的大肉棒挤进吸缩的小穴,连精夜都被挤出来,挤进去一半,他抽出来,再提起整个贯入。

    “啊~~”江新月身子抖动,屁股被江雕开操的啪啪直响。

    奕轻城将沾满两人体液的大肉棒送进她嘴里,让她给他吮食,江新月一下一下地舔着,身体也在不停地摇,下边被江雕开使劲干着。

    “被自己儿子上是什麽感觉?和被我上感觉是一样的吗?”奕轻城一边让她舔一边问她,她的舌头柔软灵活,舔得他舒服极了。他也知道她说不出口,就又说:“被阿开操得爽吧,嗯?告诉我,爽不爽?”

    江新月胸口起伏着,两颗奶子不停晃荡,小舌头卷动着舔着男人的大龟头,下面被儿子干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看你这骚样儿,真想操死你。”

    “快叫儿子干死你,快说。”

    “不……我不行……”

    “说不说,嗯?”奕轻城用大龟头描着她的唇形。

    “儿子,快点干我,干死妈妈……”江新月抖着唇说,奕轻城满意地一笑,抱起她的身子,搓揉着她的奶子,向前推动她的身体。

    “啊~~”只觉得小穴被江雕开塞得满满的,满得要胀开来,深得要把她剌穿了,一种升腾的快感让她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这一对父子却没有停下来,反而变本加厉地玩弄着她的身体。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神仙肉小说珍藏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lt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