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0

小说:三人成狼 作者:白黑

    第26章

    “怎麽这麽半天。”南祭进门後抱怨,他扬了扬手,“看姐醉的不轻,我帮她买了解酒药。她人呢”,江雕开一语不发地往里走,走到饭厅,南祭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江新月。

    “睡美人”是闪过他脑海的第一个词,他怦然心动,可是却极力按捺著自己的欲望。

    “怎麽让她睡这儿”他问站在他身後的江雕开。

    “她自己愿意睡这儿。”江雕开倚在门口一副事不关己的口气。

    “把她弄进去吧。”南祭习惯反客为主,他弯身扶起她,她的身体真的柔软,他感觉自己身上不断有热气散发出来,江雕开不再袖手旁观,走过来和他一起把江新月弄进了卧室。

    “睡的这麽沈。”南祭不禁好笑。

    “这就是所谓的烂醉如泥吧。”江雕开不忘揶揄。他依旧站在门口,手进口袋里,他不自觉地总是站出一副随时送客的姿势。可南祭却并不打算立刻就走。

    他转身问他:“知道门打开时我看到她的脸有多惊讶吗,为什麽不早一点告诉我”

    “如果是你,你会怎麽做好朋友拿感兴趣的女人裸照和交照片给你,而你却告诉他那是你姐,这样的话说的出口吗况且也觉得没有说的必要,事实就是事实。”

    南祭扬眉:“你也知道那是我感兴趣的女人”

    江雕开与他对视:“能挑起男人兴趣的女人很多,但不一定都尝试过。之前你怎麽想我不管,但她是我姐,比我们大十二岁,别再动她的念头。”

    南祭轻轻一哂,上前拍了拍江雕开的肩:“放心吧,你不动我也不会动。”说完,他就走了出去。江雕开送他出门,回来後站在江新月卧室门口,他伸手要开门却迟疑了好半天,最终他还是转身去了浴室。

    “停车。”南祭声音很轻,却带了与生俱来的威仪。车子停下来,他打开门下车,伸手抓住了摇摇晃晃的姜薇。

    姜薇扭脸看到他,一脸惊喜:“是你,南大少除了你,开的那些朋友都是臭狗屎,他们载我到这里就把我扔下了,要我自己打车回家,可是我钱包和手机都丢在了阿姨家啊。他们太过分了,我说要告诉开他们怎麽对我,我会是开以後的女朋友,让开以後不要理他们,他们说什麽他们居然嘲笑我说开不会看上我这种货色”

    “姜小姐,你醉了。”南祭轻声说道,把姜薇拉进汽车,吩咐k叔:“先送姜小姐回家。”

    南祭坐的笔挺,再不看姜薇,他在回忆刚刚的情景,睡在地上的江新月,仰躺的睡姿让简单的白裙勾勒出她动人的曲线,鼓胀的两颗蜜桃以及柔软清香的身体

    昏暗的光线下,冥想的少年感撩人。姜薇扭头迷恋地看著南祭的侧脸,喃喃:“好帅啊,真的好帅人又好,哪个女孩子不爱呢要不是我心里早有了开,铁定会爱上你的。而且江阿姨好象也很喜欢你呢,不过我知道你们是不可能的”

    “为什麽”南祭突然转过脸,“就因为她比我大十几岁那是你还不了解我,如果是我感兴趣的女人,年龄本不是问题,我想得到的东西必须会是我的。”

    姜薇格格笑起来:“你现在更帅了诶,可是你也对江阿姨有兴趣吗,不可能的吧不过看在你送我一程的份上,我想告诉你一个超级大秘密呢,绝对你听了以後会吃惊死,不管你们谁对江阿姨有兴趣,都是不可能的,因为”她凑近南祭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什麽,当看到南祭脸色的变化,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午夜的酒吧,光怪陆离,灯影摇曳。桌前南祭挺拔、修长的身影显得有些孤寂寥落,他的眼眸里掺杂著些许复杂情绪,痛苦或不甘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时一只玉手搭在他的肩上,又一个午夜女郎过来搭讪,这一次他没有冷然相对也没有不理不睬,而是用一双熏染了些许醉意却可以溺毙无数女人的狭长眼眸看著她问道:“如果你的情人和儿子同时溺水,你会先救哪一个”

    女人怔了怔就毫不犹豫地答:“当然是儿子,有一个真理男人或许永远不知道,那就是在女人心里儿子的地位远远比情人重要许多倍。”

    南祭垂下了眼眸,过了一会儿才又问:“如果既是情人又是儿子呢”

    女人一脸夸张的表情:“你喝多了是儿子的身份怎麽可能又是情人不过如果真有这种可能,那这个女人会把他爱进骨子里去,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超越他在她心中的位置,哪怕他付出的再多也不可能。”

    南祭被酒呛住咳嗽起来,女人伸手想给他拍背,他的声音温淡却冰冷刺骨:“别碰我。”

    第二天,江新月正走著,一辆车在她身边停下来,她下意识地停步,看车门打开,南祭从车上下来,他黑衣黑裤,益发显得挺拔斯文。

    “姐。”他叫她,脸上的笑意非常温暖且有感染力。

    “祭。”她讶异,很自然地叫出他的名字,完全不知道这样叫著一个男孩显得有多亲密。

    “好巧啊,我正要接开去上学呢,姐上班要走这条路吗”南祭说话非常得体。

    “是啊,可是阿开已经走了”她真的单纯,脸上的表情很是惋惜,她年纪大他十二岁,而他的心计早超过她二十四岁。

    他也惋惜,语气和表情过渡的不留痕迹:“那这样好了,我顺道戴姐一程吧,这样姐就不用费时间等公车了。”

    江新月手摆的象拨浪鼓,可最终她还是上了南祭的汽车。

    虽然一见如故,但毕竟还很陌生。上车後两人开始都没说话,江新月坐姿很拘谨,双手握在一起,眼睛看向窗外,他故意坐得很近,两人之间只有微小的缝隙,却足以让陌生异放松警惕。

    感觉得到她的温度,闻得到她身上淡淡的气息,强大到足以骄傲的定力此时受到干扰,他的心在腔里不受控制地跳动,每次靠近她,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上欲望在无限膨胀著。

    第27章

    “姐,真羡慕开有你这样一个姐姐。”南祭打破了沈寂,他的声音温和而诚恳,很容易让人丧失戒备。

    果然江新月扭过头来看他,她的目光水一样温柔:“其实我这个姐姐很不合格的,从阿开出生到十六岁,我不是上学就是上班,我们两个有很多隔阂,直到阿开来a城,我们的接触才多起来,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有很多需要我更努力去弥补的。”她自己不觉得,一谈到江雕开她的声音都会不一样,听到南祭耳里,表面没什麽,心里却酸意暗涌。

    江新月安慰他:“独生子也不错啊,父母的注意力和爱会全部给你,有许多独生子女都很引以为豪的。”

    南祭苦笑了一下:“可是我不会,因为没有兄弟姐妹,从小就很孤单,父亲因为忙於事业很少顾及到我,而母亲我从来都没见过她她在我还不到一周岁的时候就离开了,现在都不知道她在哪儿”他的声音低落下来,带著不属於他年龄的感伤。

    江新月的心被触动了,内心里升起一股近乎怜悯的母柔情。这个斯文知礼的少年本如阳光一样灿烂温暖,却没想到在绚烂的表象後隐藏著不为人知的苦涩。她伸出手轻轻握住他的肩:“祭,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象你这麽优秀的人,世界上所有的母亲都不会忍心抛下你的,有一天,她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真的吗”南祭看著她,狭长的眼眸如同浸在水里的两颗星子,那星星点点的水光下隐藏著痛苦的祈望。

    当那样漂亮温和的一双眼睛蒙上水渍,当那样一双疼痛晶莹的眼睛向你信任地凝望时,即使再坚如磐石的心,也会在瞬间摧毁吧。他的眼睛向她看过来的时候,江新月的心疼的收缩了一下,她要怎样回答他呢,她不想骗他,也不想让他再伤心。

    於是她点了点头,他笑了,忧郁到让人心疼的脸孔灿烂起来。

    “姐,以後遇到不开心的事能不能找你倾诉”南祭问。

    “嗯。”江新月深深地点了点头。

    人就是这样奇怪,或许只有一次的谈话,两个人的关系就会拉近许多。江新月就是这样觉得,对南祭她一见如故,再谈倾心,此倾心当然并非情侣间的那种倾心,对南祭是一种很奇怪的情感在她心里滋生出来。她下车後,南祭一直目送她的身影消失才驱车离去,这是她所不知道的,因为下车以後她在思考她与江雕开的关系,因为南祭总是很容易就让她想到江雕开。

    江雕开不知怎麽回事,自从他生日过後,就有点神龙见首不见尾,江新月连问他在忙些什麽的机会都没有,而南祭这几天也没消息了,应该是过的很好吧,江新月笑笑,一些花花绿绿的杂志海报在她眼前滑过去,唇角的笑容僵了一下,她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向车後门挤去,还没到公司她就提前下了车,直奔站牌附近的报刊亭,自费买了一份他们的都市报。

    娱乐版导读的大字非常醒目地印著影星郑奕航与锺雨桐的不合传闻,翻到内页内容详实有凭有据,而且配有两人剑拔弩张对视的照片,且说到郑奕航要求换角,不然罢演的事实,盯著作者於玮的名字,江新月气的手抖。

    进了办公室,江新月把报纸摔在於玮面前:“於玮, 这是你发的你为什麽把没有核实的内容随随便便发出来”

    於玮瞟了一眼报纸:“对啊,我是道听途说,那天你和郭导的通话我全部都听到了,难道还用核实吗,是不是事实你比我还清楚吧”

    “即使是事实,可是这是郭导拜托给我的私事,没经过他的同意,我们报社怎麽可以爆人隐私”

    於玮噗的一声笑了:“也就大我两岁,怎麽思想这麽守旧现在不爆尿还有读者看娱乐版吗,那个锺雨桐又不是我朋友,郑大影星也没上赶著追我,我也没有大导演做干爹给撑腰,我就是凭本事吃饭,有爆点的我就报,要管那麽多,我也别吃这碗饭了。况且这事你别找我,是林总批准的,有本事去找林总。”

    看著於玮嚣张的样子,江新月真想把报纸狠狠摔在她脸上,她以为她不敢去找林南,抬出林南来压她。她转身出了办公室,直接去敲林南的门,冯秘书却告诉她林南不在办公室。

    江新月一肚子气没处发,这一天过的实在是郁闷。下班後正好在走廊里碰到开完会回来的林南,此时江新月的火气已经去了一半,不过林南还是看出了她脸色不好。

    本来想越过他直接走人,林南一把拉住了她:“新月,怎麽了,脸色这麽差”他的语气小心翼翼而且关心备至。

    想起这一阵他们之间的冷战,从前的甜蜜好像已是上辈子的事,时间对他们的矛盾不仅没有消减,反而越来越深。她是真的不想再和他吵架,沈了沈说:“於玮的稿子是你批准的”

    “郑奕航那篇嗯,是我认可的。”林南如实说。

    “你明知这个不可以报道的,为什麽还要同意你明知我夹在中间,郭导一定以为是我出卖他,把剧组隐私当爆点赚钱,为什麽让我这麽难做”

    “新月,别这麽激动,你听我说,其实事情可以反过来想,很多剧组在开机後都会炒作绯闻的,这也是个机会,郭导不会不知道,锺雨桐正好借郑奕航的名气上位,这事不会对他们不利反而双赢,对郭导和报社也是一举两得的事。”

    江新月甩开他的手:“即使如此,我也不会赞同你们这样做。”

    “新月。”林南再次抓住她,“你别这样固执行不行”,江新月刚要说什麽,手机铃声响了,林南松开她,她拿出了手机接听:“喂”

    “姐,是我”南祭的声音很容易辩认出来,虽然它比平时更低沈、模糊、寥落而且隐在一片嘈杂中。

    “你你现在在哪儿”江新月莫名担心起来。

    “我在新月酒吧”说到这里,信号就断了。

    江新月喂了两声,把手机往包里一塞就向电梯口跑,林南拦住了她:“谁打来的电话”

    “一个朋友。”江新月闪过他按下电梯开关。

    林南转过身,看著江新月决然的侧影,艰难地问:“新月,你是不是交了新的男朋友”

    江新月的心一紧,电梯门就在此时打开了,她不想解释什麽,也没有心情解释:“如果你想这麽想就这麽想吧。”说完,她走进电梯。

    第28章

    江新月站在新月酒吧面前,她这个夜生活贫乏的人从不知道原来还有一家和她名字一样的酒吧矗立在城市繁华区的角落里,而她坐著出租车光速一般飞奔而来,就是为了一个才见过两次面的少年,他是除了祭以外第一个让她心疼的少年。

    看到南祭的时候,他已经喝了不少,但尚能认出她来,见到她来,他明显很高兴的样子,让她陪他一起喝酒,她摇摇头,坐在他的身边,这一次她一滴酒都不会沾,因为在这样的他面前她要保持清醒。

    南祭叫侍者倒酒,江新月抓住了他的手:“祭,别再喝了。”

    南祭转脸看她,他们目光对视了好长时间,他突然说:“姐,你的手真温暖。”

    就这样一句简单的话江新月差点落泪,这完全不是她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少年,现在的他斯文的脸上充满落寞,冰凉的手指毫无温度,他的外表多麽会骗人呀,骨子里的他是个那麽孤独和需要爱的孩子

    她用双手紧紧包住他的手,把冰凉的手指捂在她的手心里:“我们回家吧。”

    南祭却将一张照片递给她:“这是我妈妈”,江新月接过那张老照片,照片里芳华正茂的女子有著清秀的眉眼,看著有一些眼熟,最後才醒悟,原来她和自己的相貌有三分相像。

    怪不得南祭第一次见到她就觉得眼熟呢,而她也是同样的感觉,难道真是冥冥中的一种缘分吗

    “为什麽她要抛弃我,为什麽”南祭的声音充满痛苦和脆弱,江新月轻轻揽住他的脑袋,把他抱进自己怀里。

    “为什麽抛下我为什麽”他喃喃地说著,其实并不需要她给他答案,他只是想发泄一下。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直到寂静。他像是睡过去了。他们的姿势那麽亲密,少年的脸贴在她左边口,压得她有点喘不过气来,她左边的房都被他的泪濡湿了,虽然如此,她却丝毫没有别的不洁念头。动了动身子,他的手忽然抱紧了她,脸贴得更紧,轻轻咕哝了一句。

    “妈妈别走”

    她像是被雷击了般,心跳都紊乱起来,南祭的这声妈妈像是击中了她的要害,那是她心底最柔软最柔软的所在,多年压抑在心底的情感,似找到了一个出口,汹涌地流出来,压也压不住

    她和这个少年注定是有缘的,第三次见到他,她就“爱”上了他,当然这样的爱并不是男女之爱,是更博大、更无私、更深沈的爱意。

    她伸手轻轻抚著他的头发,让他安心睡去,至少这一刻她不会离开他。

    窗外的天已经黑了下来,江新月还没有回家,而且没有一通电话。

    她的手机总是无人接听,那嘟嘟的忙音让江雕开烦躁起来,他将手机摔在地上,拎起钥匙出门。

    一束强光打过来,江雕开眯起了眼睛。一辆豪华汽车停在不远处,江新月下了车,向一起下车的高大男人说著什麽。那辆车江雕开认识,那个男人他也认识是k叔──南祭的贴身保镖。

    原来他站在影里,面无表情地看著江新月的背影,之後转身上楼。

    江新月的脚踩到了什麽东西,低头一看竟是江雕开的手机扔在客厅地板上,她捡起来,嘀咕了几句,忽然又想到了什麽,连忙翻自己的包包,她的手机上果然有好几通江雕开的未接电话。

    心蓦地暖了一下,原来他是关心她的。心里有些愧疚,走过去敲门:“阿开,你回来了吃饭没有,你睡了”声音几近讨好,但是问了几遍都没人应声。

    第二天,花雨club豪华包间内,音乐低糜,桌上摆著昂贵的瓶瓶罐罐,少男少女坐的七扭八歪。

    “上次开生日那个真心话大冒险玩的不够刺激啊,因为姐姐在场,大家都没放开,今天继续哈,h起来,我有一个特劲爆的问题问你们,上次包小阳问的是幻想对象,那个太虚无缥缈了,问个实在的,现在立刻马上男人们你最想的人是谁”高照打了个响指。

    包小月呸了一声:“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去去,没你的事儿,这是我们男人的游戏。”高照轰她。

    包小月扭著屁股把答案纸都收上来:“没有我谁给你们公布答案啊。我先念我最感兴趣的,我认识开的字体,圣母圣母是谁呀”

    “靠,老大最近是不是在读圣经啊。”包大龙说。

    “是啊,又是月亮女神又是圣母玛丽亚,怪不得现在一个妞儿也不入眼呢,不过想圣母,可要问问耶酥同不同意哈。”高照打趣。

    “那如果开变身耶酥又会怎麽呢”包小月说。

    “靠,这问题劲爆啊。”高照赞道。包小月笑:“那当然,自己的母亲就不用征得别人同意了哦,就像我哥说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听说古希腊神衹好多都是母子通婚,兄弟姐弟结婚呢”

    南祭挑了下眉,不露痕迹地瞟了江雕开一眼。

    包小月突然哇了一声:“怎麽还有骂人的话啊。”,高照从她手里抢过来,噗的一声乐了:“你妈怎麽,南公子最近也学起吾辈们的俗来了”

    南祭面不改色:“原来我算是个文明人吗荣幸之至。不过谁说你妈就是脏话它本来的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和你母亲做爱。”

    “可惜我妈四十多了,身材臃肿,南大少要是想我妈倒不会介意”高照坏坏地说。

    “包小阳的妈妈不错,徐娘半老”包大龙还没说完,包小月就上前去拧他的耳朵,一边嘴里还说:“南大少这是什麽口味啊,是不是受什麽刺激了”

    “都出去。”一直没说话的江雕开突然开口。大家都愣了,江雕开又说:“除了祭,都出去。”

    见江雕开脸色不善,几个人都一边挤眼一边推搡著出去了。屋里只剩下南祭和江雕开。

    两人对峙著。

    “你什麽意思”江雕开先开口。

    “没什麽意思,游戏而已,别对号入座。”南祭四两拨千金。

    “我看是别有用心吧”江雕开哼了一声。

    “你是说江新月那是你姐又不是你妈,恼什麽”南祭故意出言相激。

    江雕开中计,南祭的话戳中他的心病:“我告诉过你别动她的念头。”

    “我说过你不动我就不动。”南祭站在上风口,答的轻松。

    “动没动你自己心里清楚,还用我点出来吗”

    南祭笑了一声:“对,谁动谁心里清楚。你所写的圣母是谁,难道你最想的不是她吗你们可是有著最亲近的血缘关系呢,奉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因为这样想想就是一种罪过而我,不过是把她当做姐姐想亲近亲近,即使如你所说,又有什麽不可以呢,谁说年龄相差十几岁就不可能在一起,我和她又没有血缘关系,我想怎麽想都可以,说不一定以後你真的会叫我一声姐夫呢,是不是”

    “砰”一声,震得几个听墙儿的人都下意识地向後仰了一下。

    “打起来了,怎麽办”包小月著急地说。

    “他们好的能穿一条裤子,如今是怎麽了这揍得不轻呢,不过只能凉拌了,门都被反锁上了。”高照推了推门。

    “呯嗙”震耳的声音持续地从包间内传出来,听得几个人心惊跳。

    第29章

    江新月不知怎麽又得罪江雕开了,反复回想他生日後这几天她也想不出做了什麽惹他生气的事。昨晚两人正好同一时间回来,江新月发现他脸颊和下巴上有些轻微的伤痕,心里担心,第一反应就是拉住他问脸上的伤是怎麽回事谁知江雕开把她的手格开,冷冷地说了句“别管我的事”就进房间去了。

    江新月站在站牌边轻轻地叹了口气。几声响亮的汽车喇叭声引起她的注意,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不远处,驾驶坐上k叔正向她招手。

    江新月上了车,才发现南祭就坐在车内,她方才还在想为什麽是k叔叫她而不是南祭,此时看见他,心放下了一半。而悬起另一半的心是因为南祭抬起头来的时候她吓了一大跳。

    “你的脸”那张白净斯文的脸上,不管是多情的眼睛,爱笑的唇角,还是挺秀的鼻翼都烙著伤痕。

    看见她的表情以後,南祭把脸偏向一边:“很难看吧”

    “怎麽回事”江新月真是心疼,她伸手把他的脸扳过来,用指腹轻轻触碰:“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南祭吸气,脸疼的皱起来。

    “很疼吗”她凑近他,用唇轻轻给他吹著气,像哄著刚刚摔伤的小孩子。

    南祭看著她认真的样子,眼角有一颗泪落了下来。

    “怎麽了”看他眼睛红红的,江新月吓到了。

    南祭笑:“瞧我,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他故意做了个呲牙咧嘴的表情。

    江新月忍俊不禁:“对不起,是我刚才太用力了”

    “不是。”南祭看著她,声音低下来,“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这麽关心过我。”

    江新月脸上的笑消失在嘴角,她怜惜地看著南祭,伸手抚了抚他的头发:“你们俩个真让我不省心,一个受伤,一个挂彩,还要不要我活呢。是不是有谁欺负你们啊”

    南祭笑了:“姐,谁敢欺负我们啊,是我们两个打架了。”

    上班的时候江新月一直在分神,她在绞尽脑汁地想怎麽才能让江雕开和南祭这两个孩子合好。有句话叫计划赶不上变化,当江新月看到自家客厅沙发上一南一北坐著的两个较著劲的少年时,她头都大了。

    她拉拉这个,拉拉那个,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们都拉到了沙发中央。左手拉住南祭,右手拉住江雕开,把他们的手交叠在一起。

    “不管你们是因为什麽原因才打架,我只记得包大龙说过你们两个是吃苦患难的好兄弟,祭还曾为开受为伤对吗现在就因为一点点矛盾却打得不可开交、反目成仇,你们不觉得很丢脸吗”江新月苦口婆心。

    江雕开和南祭注意力却没在她的话而在她的手上,她一只手握著江雕开,一手握著南祭,三个人四只手紧紧交叠在一起。这样的景象似乎刺激到了他们,他们两个对视,都从彼此目光中看到惊讶和某种复杂情绪,因为他们似乎冥冥中看到了某种预示却谁也不肯承认。

    “阿开,你为什麽和祭打架”江新月问。

    江雕开瞥了南祭一眼:“看他不顺眼。”

    “你呢,祭”

    “他看我不顺眼。”南祭比江雕开温和许多。

    看著格极端的两个人江新月不禁好笑,为了保持严肃却不得不忍著。

    “可是阿开,我不知道你因为什麽原因看祭不顺眼,你想到的方法就是打架解决,可是打完架以後你心情好了吗这些天和自己朝夕相处的朋友一直冷战心里难道没有孤单和若有所失吗祭也是啊,难道打完架问题就解决了,好朋友就不再是好朋友了吗其实大家比打架之前还不痛快对吗,那为什麽还要打架呢”

    两个少年都不说话了。友谊让他们习惯了彼此的存在。虽然矛盾依旧还在,可是好朋友之间的冷战却让他们心里都不好受。

    江新月进了厨房,留给他们独处的空间。

    “合好吧。”江雕开说。

    “合好可以,但是我不会同意任何条件,例如和某些人很平常的见面交往”

    江雕开哼了一声:“我有什麽权利限制你随便你吧,反正不会有什麽结果。”

    “看不起我”

    “不是看不起你,我是了解某些人。”江雕开笃定地说。

    那个“某些人”就在此时叫他们去餐厅吃饭,两人站起来,不忘“挑剔”地看对方两眼,才一前一後走进餐厅。

    “姐,你是不是专门学过做菜”南祭问。

    江新月摇头。

    “真的吗”南祭一脸惊讶,“可是太好吃了,我真的不相信你没有专门学过。”

    江新月被夸的喜笑颜开,连连给南祭夹菜。

    江雕开冷眼看著自己面前盘子里的菜有一大半被江新月夹到南祭碗里。而她不仅没给他夹过一次,还向南祭感叹:“如果阿开能像你的格就好了,这样我们俩一定相处得特别愉快”,两个人都哈哈地笑,那叫一个旁若无人。

    江雕开哗地站了起来,江新月这才意识到自己闯祸了,连忙过来安抚他,把他按在椅子上,双手揽著他的脖子:“怎麽了,我就是说说嘛,其实我最疼的还不是你,我们的身体里流著一样的血,这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

    江雕开唇角微微勾了一下,他看向南祭,南祭只是面无表情地看著他们。

    江新月说的是实话,但听到南祭耳朵里,心头却是凉的,他早就知道,他与江雕开之间,输的不过是一段血缘。然而这段血缘却是他再怎麽努力都无法逾越的。

    第30章 下药

    第二日正是周末,为了庆祝江雕开和南祭合好,由包大龙提议,一帮人年青人到野外郊游去了,要到次日中午才能回来。留在家里的江新月彻底放松了,她一边收拾房间一边轻轻哼著歌。

    放在卧室里的手机响起来,她连忙跑进去接电话。打过电话来的居然是冯秘书。

    “江小姐,不知你知不知道,林总出车祸了”

    江新月心都提了起来:“他人怎麽样,他现在在哪儿”

    “他无论如何也不住医院,就在家里养伤”

    江新月挂了电话,衣服都没换就跑了出去。

    “饿死了,快点把吃的东西都拿出来。”

    到了地点,包小月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在草地上铺好餐布,大家把带的东西都往外掏,包小月扯住一个漂亮的盒子:“这是什麽呀”,好奇地打开盖子,居然是满满一盒子心型紫菜包饭。

    包小月两眼放光:“天啊,这是谁带的啊,看起来好好吃啊。”

    包大龙向江雕开歪歪嘴:“老大的姐姐给带的。”

    几只爪子纷纷伸过来抢,包小月一边吃一边赞:“原来听祭老说羡慕开,我都嗤之以鼻的,现在我也好羡慕他有个姐姐哦,姐姐真的好有心,对开实在是太好了。”

    江雕开轻笑一下,也取了一个,扭头撞了一下南祭:“吃啊。”,南祭这才伸手去拿,放在眼前看了看:“这麽漂亮,真有点舍不得吃呢。”

    江新月把包扔在地上,跑到林南床前,林南正靠在床上看书,头上缠著纱布。江新月看著他,眼里突然浸满了泪。

    林南扭头诧异地叫她:“新月”

    “林南”江新月抱住林南呜呜地哭起来:“你没事吧”

    “傻丫头,你都看到了。”林南把她拉开,替她抹著眼泪:“我这不好好的吗”

    “头怎麽了我们去医院,会不会脑震荡”江新月激动地拉著他。林南温柔地抓住她的手:“新月,真的没事,做了

    检查,头上缝了几针,什麽都不防碍的,医生同意我可以在家休养。”

    江新月的情绪这才稍稍稳定下来:“你一向开车都很小心,怎麽会撞车”

    林南苦笑了一下:“昨天我们谈过以後心情很恶劣,开车的时候一直在想我们的谈话,想停也停不下来”

    江新月低下了头:“对不起,昨天”

    “你没有什麽不对,新月,我了解你的为人,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深深地爱上你。我理解你说的那些话,也理解你为什麽生我的气。我们冷战的这些天,我觉得很累,真的很累真的不想眼睁睁看我们的关系这样恶劣下去,可是想要做什麽却又力不从心,就因为我是负责人,我站在不同的立场,我要对手下几百口人负责新月,我宁愿你没有在我手下工作,我宁愿养你一辈子,也不希望你每天这麽辛苦,更不希望我们再为工作的事而争吵”林南的话疲惫而真诚。

    江新月心里的坚冰一点点融化,其实一直是她不懂事,她一直在苛求他和她一致,但她又深深知道站在他的位置他不可能做到。虽然明白却并没有理解,在每一次分歧时照旧和他争吵、生气、冷战,他们的关系才越来越差。

    “林南,别说了,以後不管遇到什麽事,我们都不要再吵架了,这次,你吓到我了”江新月张开手臂抱住林南。

    “真搞不懂,那两个家夥怎麽天天都和发情的公狗似的。”江雕开嗤道。他和南祭正坐在帐蓬外乘凉,可惜糜乱的男欢女爱声打破了原野的清寂。

    南祭呵地笑一声:“这就是所谓的饱暖思欲吧。”

    “难道你我肚子还饿著”江雕开不赞同地挑眉。

    “或许有一天那个女人出现了,你比他们还过分。”南祭笑著说。他的手机响起来,他笑著接听,然後唇角的笑意消失了。

    k叔说:“大少,江小姐来别墅了,正在先生的卧室里。”

    南祭合上电话:“我要立刻回去一趟,明天早上再过来和你们汇合。”

    一辆巨型商务车急速奔驰在高低起伏的山道上,南祭盯著前方,恨不得立刻就飞到a城。

    他飞奔上楼,大厅、走廊里没有任何迹象有女人造访过这里,他走进自己的卧室,打开电脑,启动设备────

    卧房里,林南坐在床上,江新月跨坐在他身上,两人紧紧地搂抱,互相亲吻著对方,而林南的手从江新月衬衣里伸进去,抚著她的後背、房

    南祭下楼去了餐厅:“於妈,晚餐做好了吗”

    “少爷回来啦,已经准备好了。”於妈看到他很高兴。

    “告诉我爸,晚餐我在家里吃。”南祭坐在椅子上。

    “好好,我这就去叫先生下来用餐。”於妈小步跑地上楼了。

    他的位置刚刚好,他能不动声色地欣赏到江新月看到他时的惊讶,她看到他坐在餐厅时眼睛突然张得很大,转过头去看林南,然後再回过头来看他,他迎著她的目光站起了身。

    “爸,头怎麽了”他指指额头。

    “没事,碰了一下。”林南无所谓地说,然後给他们介绍:“新月,这就是冬冬,冬冬这是江阿姨。”

    江新月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你们你们是父子”

    林南这才发现有些不对劲:“怎麽了”

    “我们早就认识,他是阿开的同学,我从没想到他就是冬冬,不是叫南祭吗”她转向南祭。

    南祭笑著说:“我也没想到在这儿碰到熟人。”

    林南也惊讶:“这麽巧,阿开分到冬冬班”

    “爸,我都十六岁了,您还用名给客人介绍。”南祭抗议。

    “又不是外人。”林南也笑了,“现在我也不用介绍了,你们都认识,从小叫惯了,总改不了口,大名叫南祭,为什麽不姓一个姓下来我再跟你说。”林南拍拍江新月,对南祭说,“不过你必须得叫阿姨啊。”

    南祭看江新月,江新月比他还尴尬,他张了张嘴:“江a”阿字只是口型却怎麽也叫不出声音。

    江新月脸红了,拉了拉林南:“别难为他了。”

    林南这才摆了摆手:“这次就饶了你,下次见到长辈一定要叫。”

    三人坐下用餐,林南极其照顾江新月,两人的样子看起来非常亲密。南祭话不多,偶尔看他们一眼,他抬腕看看表,适时客厅地电话铃响了,佣人叫林南接电话,说是老爷子打来的。

    不一会儿林南走回来,歉意地说:“新月,刚才爸来电话说他身体有些不舒服,我必须马上过去一趟。”

    江新月连忙站起来说没关系,让他快点去,老人的身体要紧。南祭说:“爸,我和你一起去看爷爷。”

    林南摆手:“爷爷特地嘱咐要你明天再去看他,他有事要和我说。新月,别走,等我回来。”说著林南匆匆去了。

    江新月和南祭对望,都笑了笑,江新月说:“我都懵了,怎麽你们会是父子”0ê<

    “我慢慢和你说,要不要来杯香槟”南祭问,江新月点点头,南祭走到吧台边倒酒,他背对她,拿出屉子里一小包粉沫轻轻倒入其中一只酒杯。走回来,将手中一支递给江新月,江新月笑笑,轻声说“谢谢。”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神仙肉小说珍藏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lt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