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零章 漠北一刀

小说:荡剑诛魔传 作者:空留尘缘叹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首局战罢,琴为啸月盟拔得头筹。

    次局,是莫殇与楚君河的较量。

    莫殇在啸月盟位列六坛主之首,楚君河为诸神殿五行神之水神,以二人在各自帮派地位来看,这是一场旗鼓相当的较量。

    从场面上来说,二者也确实势均力敌。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始终交织纠缠在一起。

    白影往东,黑影绝不往西。

    白影腾空而起,黑影也绝不留待原地,抓白影身下破绽。

    白影手中持剑,欺近黑影贴身疾刺。

    黑影即便手中为刀,也同是欺近白影贴身疾刺。

    白影瞄着黑影身上三十六处要穴,刺出三十六剑。

    黑影也瞄着白影身上三十六处要穴,刺出三十六刀。

    二人似是师从同门,武出同宗,不论白影以什么顺序出剑,从什么方向刺出,黑影都能以相同顺序出剑,以相同方向刺出。

    从出招时机,乃至收招动作,黑影从未被白影落下一分一毫,也从未快过白影一息一瞬。

    除却衣着颜色,手中器刃有别外,白影几乎就是在和自己的镜像对垒!

    这本是一场古怪至极的较量,但群雄脸上却不见半分异色,好似早便预见此情此景。

    倒是姜逸尘虽事先料及会是如此,可第一次目睹此番决斗,也不免暗自称奇。

    让姜逸尘称奇的自然是那道黑影,而黑影正是莫殇。

    莫殇身着玄衣,手中所握是一把玄青色的乾坤刀,名曰破邪。

    乾坤刀本为直刃,两面开刃,不存刀格,除却刀尖下锐上斜外,几与剑无异,也无怪乎莫殇能将之当剑使。

    莫殇将将而立之年,可早在其加入啸月盟前,已在漠北小有名气。

    莫殇身世并不算好,为一风烟楼女子所生,却不知生父是为何人。

    莫殇也从小便在风烟楼长大,但他运气比玄箫要好,有个好母亲会赚钱,照顾保护着他,自小也算是衣食无忧。

    可惜他母亲因日夜操劳,染上恶疾,命不久矣,莫殇也在其能跑能跳的年纪被托付给了江湖戏班子。

    也就在那戏班子中,莫殇展露出了自己与众不同的天赋——强大的模仿天赋。

    顶碗、下马、抖剑花、翻觔斗、走绳索等等,这些戏班子必备的看家本领,莫殇只需看上一眼,别人都不用教他诀窍,他立马能至少做到七八成模样。

    戏班子主人除了些花把势外,也会一两手真功夫,见莫殇是块璞玉便着重培养,让他为戏班子多捞钱。

    不过戏班子总得走南闯北,各处耍弄,才能捞着银两,也就在去漠北的路上,戏班子遭了大劫。

    碰上了只抢银子女人,不讲理的恶匪,整个戏班子银子女人都被抢走了,剩下的人基本被杀光了,要不是莫殇还是个小孩,不惹人注意,加上手脚灵快,只身一人逃进漠北镇上,也是个刀下亡魂了。

    莫殇长得不差,加上脑袋灵光,足够讨人欢喜,很快便在漠北镇上被一家武行收养。

    那家武行的武师专精于乾坤刀,十分喜欢天资聪慧的莫殇,将之收为徒弟,视之如子,更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

    不到一个月功夫,十六岁的莫殇所使的乾坤刀已不比那武师差。

    武师却不以为然,甚至极为欣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武师见时机成熟,也聚集了镇上的伙伴,加上武行里他的徒弟们,找上了那匪窝,为莫殇此前所在的戏班报了仇。

    这时候,莫殇才发现,漠北镇上比他师父强的人太多太多。

    而且漠北一带本崇尚用刀,莫殇所掌握的,最得心应手的也便是刀,他强大的模仿能力再次展露无遗。

    只是这次,他再没听到赞扬声,而是师父的责骂和外人的敌意。

    他师父认为他不尊重师门,偷其他师,学其他艺。

    而那些外人则认为别人教你,你可以学,别人没教你,你却偷着学,和偷盗没有区别,也该被当作小偷来打。

    莫殇第一次陷入这种千夫所指的情况,他不解,便想着出逃。

    武师见莫殇竟不知悔改,违背师意,还想逃跑,自然怒火中烧,要打断莫殇的腿。

    莫殇开始反抗,出逃。

    武师敌不过,协同镇上的朋友一齐抓捕莫殇。

    莫殇昼伏夜出地和这些漠北镇上的江湖人打游击,用了大半年功夫,学会了他们所有人会的刀法,一个个将他们击败。

    当地人当然不耻莫殇所为,将之称作“漠北一盗”。

    而外地人自然莫殇这事当趣闻看,添油加醋地传开来,也把莫殇称作“漠北一刀”。

    莫殇这名气好坏参半,放在更早的年头,偷师学艺被视为大忌,会出现更有能耐的人来制服他,也会让这样的人才就此泯灭。

    幸而他生在当下,当今江湖人士思想更为开放,你有能耐看一眼便学会,那是你的本事,可一味模仿,终究一无是处。

    啸月盟选择接纳了莫殇,想必对他也有另一番期待。

    模仿对莫殇而言已非难事,可若能将模仿做到极致,亦可谓无双!

    莫殇是个全才刀客,天下间他所见过的刀法除却封辰的掩日十三式外,已无他所模仿不来的。

    究其缘由,无非是出于对掌门的尊重,或因乾坤刀和大刀不论是构造,还是使唤之法有本质区别。

    此前两场,莫殇的对手不是使唤舞绫,便是使唤双匕,武器上的差异让莫殇失去模仿条件,而两战均无胜负需求,莫殇也无需尽力,直到本场,莫殇才终于展现出自己的真正实力。

    楚君河则是个不折不扣的剑客,能被诸神殿封作水神,自也有其独到之处。

    其所创天河剑法兼容并蓄水流的各种变化,既能似滔滔江水汹涌澎湃,亦能如潺潺流水连绵不绝。

    而最值得称道的,莫过于楚君河异想天开的九天银河式——一剑划破九天,银河之水倾泻而出,以剑引之,以之破敌。

    与之相较,姜逸尘从剑仙师父那学来的水柔剑法,更像是取天河剑法中的阴柔变化,去繁从简而成。

    楚君河无疑是个顶尖的剑客高手,怎奈何先前孤心魂与若愚两大剑客的强强对决已抢走了所有风头,之后出场的剑客若难有惊世骇俗的表现,不免失色不少。

    更何况他的对手是莫殇,乾坤刀的构造和剑实在太接近,莫殇招招试试都能做到与其毫无二致,所博得的关注自然更要盖过楚君河一头。

    楚君河倒是很能沉得住气,至少在前两百回合过招中,他还是出招主导,莫殇只是紧跟着他的节奏。

    可从两百回合到三百回合间,楚君河已在节奏中失了位,莫殇喧宾夺主。

    这种变化很微妙,非剑法高手,非顶尖高手无法看出端倪。

    楚君河本为剑法高手,可惜身在局中,一无所觉。

    姜逸尘自然也看出了这微妙变化,也看穿了莫殇本场克敌制胜的战术。

    莫殇能模仿任何刀法,意味着他能用任何刀法对付楚君河。

    可他偏偏不用刀法与楚君河对战,而是模仿楚君河的剑法,让楚君河误以为他是在群雄面前卖弄天赋。

    给楚君河制造错觉,他莫殇就是有能耐模仿天河剑法来击败楚君河。

    初时,楚君河为出招主导,莫殇能一招一式分毫不落的相随。

    可在楚君河不知不觉间,莫殇已偷偷占据出招主导地位。

    莫殇并非第一次见识楚君河的天河剑法,楚君河会的,他莫殇也会。

    莫殇会的刀法,楚君河却一定不会!

    接下来,莫殇随意变招,楚君河定然跟不上,那瞬息间的错愕也好,停顿也罢,有快刀之称的莫殇哪会错过制胜良机?

    姜逸尘一念及此,莫殇也没有多耽搁,右手一扬,刀锋一转,从上劈砍而下,划出个十字,一道疾风斩迅疾划出。

    在莫殇扬起右手时,楚君河也惯性使然地扬起了剑。

    不过,楚君河到底是堂堂诸神殿五行神水神,当即醒悟过来中了对手的圈套,虽慢了半拍,仍拼尽全力迸发内息,撤剑格挡。

    被诱使将剑高举,空门大开,二人距离之近,加之疾风斩奇袭,楚君河近乎是硬抗下这一击。

    握剑的右臂留下了两记深深的刀痕,鲜血瞬间浸润了白衣。

    所幸两股劲气相冲,让楚君河倒飞出一丈距离。

    这一丈之隔也成了他破釜沉舟的最后机会。

    楚君河咬紧了牙关,丝毫不顾右臂喷出来的血已染红了他右半身,举剑划天而过。

    似是将苍穹划开了一道缺口,随而一股磅礴的气息自天而降!

    只见烈烈阳光下,一条河流似白绫般,在楚君河那柄蔚蓝的天河剑上缠绕汇聚。

    九天银河式?!

    姜逸尘看得目瞪口呆,在他看来九天和银河不过是传说罢了,怎会真的存在?

    “当不得真,这只是那家伙通过消耗自身内力汇聚天地间的灵气,暂为其所用罢了。”

    姜逸尘耳边传来了哭娘子的解释,心下稍安。

    又听她接道“不过,那家伙也得法,以一换十,那威力,莫殇那滑头这下可也吃不消了。”

    “不,楚君河身体撑不住。”

    姜逸尘也很快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他能感受到那天河剑上所缠绕的无匹剑意,但握剑之人手在颤抖。

    楚君河已无法驾驭九天银河式的威能,只能勉强将之祭出。

    白绫成蛇化蛟,正当其要变换为龙时,却发现天门已关,化龙无望。

    绝望的白蛟愤怒地扑向莫殇,其威势本已不俗,却未发现它的能量正在飞速散去。

    白蛟仅冲出半丈便消弭在天地间。

    其疾如风,楚君河功亏一篑,而啸月盟疾风坛坛主莫殇却乘疾风而至。

    楚君河败。

    啸月盟再下一城!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神仙肉小说珍藏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lt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