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五章 过往的事

小说:荡剑诛魔传 作者:空留尘缘叹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渡鸦闻言一怔。

    好一会儿,他才明白过来洛飘零这句话并不是冲着他说的。

    而是慈锋。

    渡鸦偏头一看,赫然发现慈锋已成了全场唯一焦点。

    那中年男子虽蓄着长须,眼角微有褶皱,也不过四旬年纪,依然是生龙活虎的壮年之龄。

    然而,他从椅子上挣扎起身的模样竟有如古稀老叟。

    慈锋眼含无奈,面露苦涩,唇齿轻颤,不知从何说起。

    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问题不只洛飘零想问,薇薇和阮谷也想问。

    薇薇已泣不成声。

    阮谷面色发白,紧咬着下唇,几乎就要见血!

    “不!慈叔叔,你怎么会是叛徒?一路上你都没离开过我们十步以外的距离,哪有机会接触红衣教?!”

    阮谷无法接受,也不相信慈锋的背叛。

    他在咆哮,可那带着哭腔且发颤的声音,若不细听,真难以叫人听清。

    慈叔叔。

    是的,慈锋不仅年纪和辈分都摆在那,而且他同阮谷、薇薇、洛飘零的关系本不一般。

    石鑫喜好结交江湖人士,遂与龙耀结识。

    可在这之前,慈锋便已是石鑫帐中一员好手。

    至于龙耀收徒更是后话。

    故而从时日上来说,慈锋可是石府的老资历。

    老资历便意味着深得石鑫信任。

    否则,石鑫也不会在卸甲归田后,仍把他带回石府。

    慈锋同龙耀又是什么关系?

    龙耀,武学全才,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坐下有五名弟子,却没有一人能将其武功学全。

    慈锋,刀枪棍棒无一不精。

    军中也无一人能与之比划门门武艺。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二人同是源自江湖,同对钻研各类武学乐此不疲。

    尽管在名气上,二人乃是云泥之别,但这丝毫不妨碍他们因志趣相投而无话不谈,成为武学知己,时常相互切磋。

    身为龙耀坐下之徒,便不乏机会向慈锋请教。

    慈锋也从不藏私,知无不答,倾囊相授。

    他们与慈锋的亲切程度自然不言而喻,叫声“慈叔叔”理所应当。

    若仔细计较,称其一声“师叔”都毫不为过。

    此番,阮谷、薇薇与其一路西来,因是游山玩水,甚少旅居,可谓形影不离。

    而阮谷、薇薇也非江湖雏儿,这一路上更未曾见到半个红衣教身影,慈锋要与谁联络?

    到了昆仑派后,他们已与洛飘零会合,要想在洛飘零眼皮底下与红衣教细谋勾结之事,可比登天还难。

    于情,慈锋至少同他们两辈人都交情深厚。

    洛飘零不论是作为已故龙耀首徒,还是作为石府幸存至今者,慈锋都不该去背叛他。

    于理,便是慈锋背叛洛飘零的动机和目的。

    动机为因,目的为果。

    慈锋绝不会平白无故去背叛洛飘零,不出意外便是红衣教指使他这么做的,可他的动机是什么?

    他为何要投诚红衣教?

    他又是在什么时候与红衣教接触的?

    从江宁郡听雨阁,到昆仑山昆仑派,唯一会出现变数的只有这一路西行,可看阮谷和薇薇的态度,似乎都认定这机会不存在。

    目的。

    慈锋若真要背叛洛飘零,背叛石府,到底能得到什么好处?

    慈锋想得到什么好处?

    这正是洛飘零想不到,也想不通的。

    慈锋年岁已不小,不会出现年轻人一时意气用事的情况。

    慈锋对名利也没有什么渴求,否则以其能力,随时都能另投他处,一展抱负,又为何非要与听雨阁风里来雨里去?

    雪清欢抿了口茶,咂巴着双唇,欲言又止。

    他本想提醒阮谷,只要慈锋却有背叛之心,以其手段,不惊动俩人,暗中传递信息也并非难事。

    可转念一想,若事先没有打过招呼,仅凭简单的文字往来便要来算计洛飘零,想想都不容易。

    雪清欢很快意识到一个关键问题,便是慈锋到底还有何身份?

    这个身份与其动机理应尤为密切。

    看来不出多时,这答案便能揭晓了。

    “小阮,是慈叔叔无能,没能保护好你们。”慈锋只能把头偏向阮谷,苦笑着。

    只有面对着阮谷或是薇薇,他心中的歉意才不会那么深。

    任谁都已听出了慈锋这话中意味,可阮谷还在坚持,他涨红了脸,嚷嚷道:“不,慈叔叔,我和小师妹不都完好无损地站在这儿么?这一路来,慈叔叔不仅将我们照顾得无微不至,也指点不少武学修炼要点,还同我们讲了许多大道理,教我们要以诚待人,莫忘滴水之恩。”

    洛飘零默然无言,双眼似被酒气熏红,凝视着慈锋,恨不得透过那副皮囊将其内心看得一清二楚。

    昔年过往历历在目,他能看到的都是慈锋那副充满慈爱和关怀的模样。

    都说阳光之下必有阴影,可他丝毫瞧不出那阴影躲藏在何处。

    慈锋见状,轻叹了口气道:“小阮、小薇,这一路上,你二人是不是有说过在夜里睡得特别香,每天醒来都尤为精神?”

    “是……是啊,慈叔叔不也说,现下大环境太压抑我们心情了,故而,让我们在山水间放松放松,能……”

    薇薇闻言,强忍泪水,应和着,可话未说完,她已幡然醒悟,涕泪再次肆意。

    “莫非,莫非……”阮谷瞪大了眼,显然难以置信。

    慈锋道:“是我对你们施用了微量的嗜睡散,你们不至于完全睡死过去,但每天都会早早进入梦乡,轻易不会被吵醒,我,便借此机会离开。”

    “为什么?”阮谷双眼已变得酸涩,他还是强行睁开着,他怕眼睛一闭一睁后,慈叔叔便再也不是慈叔叔了。

    “我是东瀛人。”这回慈锋已鼓起勇气,直面洛飘零。

    此言一出,满堂哗然。

    若非慈锋现下已处境不妙,想必众人已抄起家伙对慈锋大施拳脚了。

    在座的,年轻人并不占多数,也便是说,二十年前那场中州浩劫大伙儿几乎都亲身经历过。

    而那场浩劫的主导之一,便是在中州以东海面中那个弹丸之帮。

    对于东瀛人的嗜血无道,残杀同胞,侵占家园的行径,无人不恨之入骨。

    即便东瀛战败已过去了近乎十七年之久,东瀛也再次对中州俯首称臣,可不少人提起东瀛人,仍是咬牙切齿,恨意难消。

    慈锋这答案出乎所有人意料。

    所有人自然也包括了洛飘零。

    而这句话,就像一把箭,直扎入洛飘零内心。

    他自以为蛰伏两年多来,已有足够的沉淀,能将掌控诸事脉络。

    殊不知还是高看了自己,更忘了最无法把握的便是人心。

    慈锋是东瀛人,那么他潜入石府便是有朝一日能为东瀛所用,这实在无可厚非。

    人心隔肚皮,若不是慈锋自己说出来,又有谁人知道会有这一层隐秘?

    “噢,东瀛人?红衣教?这二者之间,又是什么关系?”雪清欢提出了不少人心中的疑问。

    俞乐解释道:“红衣教本是依靠江河湖海起家,在数十年前,他们便是民间的海上霸主,朝廷遇之也是绕道而行。东瀛四面环海,只要东瀛人想以海为生,或者想到外面看看,自然不得不与红衣教打交道。”

    雪清欢道:“这么说来,红衣教中会否有东瀛人当家做主?”

    俞乐道:“雪阁主这可是说笑了,早在成百上千年前,哪有东瀛人一说?说到底,他们也不过是广袤中州上较不入流,较不被人待见的旁系末支罢了。”

    雪清欢道:“俞公子教训的是,倒是雪某见识短浅了。”

    俞乐道:“不过,在下倒是好奇,慈锋兄是怎么以东瀛人的身份混入石府的?石将军就没发现?”

    慈锋道:“此事说来话长。”

    俞乐道:“那便言简意赅,长话短说。”

    慈锋虽也不待见俞乐,但他还是决定说出实情。

    这样至少会让洛飘零好受些。

    “十岁之前,我和我的母亲生活在家乡。

    我从没见过我的父亲,只听母亲说过,他是百里挑一的真正武士。

    我的家乡很美。

    百里红花,千里冰封,那些景象,我只在家乡见过。

    但我的家乡并不适宜生存。

    红花的土地过潮,不适合耕种。

    一年四季只有秋冬。

    每年冬日的严寒,每况愈下,以致于每年都有更多人被冻死。

    还有,便是海啸。

    许是地势之故,每两三年,我们脚下的土地总会出现一次大的震颤。

    紧接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的海啸。

    百里红花不怕海啸,更甚者,海啸帮它们优胜劣汰,让它们越长越美丽。

    可人不一样,海啸一来,我们无处遁形,几乎只能面对死亡。

    我们不得不每一两年迁居一次,可死亡仍无可避免。

    在不断地迁徙后,我们迁入了一个村落。

    那个村落比我们原来的小村落,兴盛繁荣。

    他们的脸上有更多笑颜。

    从他们口中我们得知,远在大海另一面,还有一片富庶之地。

    我们可以在那获得无数金银财富,然后造一艘大船,把好东西带回来。

    还可以把家里人一齐接到对岸生活。

    我和母亲,还有许多同村人,选择踏上那条路。

    谁知我们仿佛天生便被命运诅咒,本该晴空万里的时日,在我们出航一周后,竟乌云蔽日,暴雨突临。

    还有我们最不愿意见到的,海啸……”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神仙肉小说珍藏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lt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