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死生抉择

小说:荡剑诛魔传 作者:空留尘缘叹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希望,内心深处最为真切的幻想、盼望、期望、愿望。

    习武之人,除却对于各种武学的追求之外,便是对于无上内功心法的渴盼了,若能习得纷繁杂类的武学,便有更多应敌之道,而若能习得于己适合的内功心法,于武者而言则是如虎添翼。

    武学和内功心法并不难求,姜逸尘虽是年纪轻轻,但历经各种机缘巧合,已是身怀多门武学绝技,其武学门路早已不差于众多老辈。然,在内功心法层面上,姜逸尘却因幼时的痨病缘故,丹田受损,宛若漏勺,难以纳气进行内功修炼,因而,长久以来都在寻觅一本能够修复丹田或是对于丹田环境的完整性并无苛求的内功心法,几经波折、苦苦渴求仍然不得,在一次次的失望,甚至是绝望之后,正当姜逸尘已渐渐看淡,不再强求之时,却被成寅和翁镇淮两位老前辈告知或有内功能解决自身的内功之殇,姜逸尘登时便心潮起伏、欣喜难抑。自己随意揣入衣中的一本下乘内功心法,竟能破解自身的困境,真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然,还未待姜逸尘眼眶中那激动的热泪滑落而下,立马便被“喜怒无常”的成老成寅喝住。

    “正常而言,内功修炼均需在丹田处打号良好的根基才能循序而进,在体内形成内功周天,达到修炼有成的目的。而若修炼这本霜雪真气,则是倒行逆施,从头部处练起,如此一来,确能避开你丹田受损的不利,但修习此门功法时便会在体内炼化出严寒真气,初时修炼便是在头部会产生那等极寒气息,在缺失了丹田的根基作为支撑去抵御寒气情况下,倘若你的头部承受不住内中真气的严寒,那便将伤及内里,轻则或将影响你的记忆,或是你的免疫能力,重则脑中回路在冰冻中停歇,你将陷入昏迷乃至直接死去。”

    “这也仅仅是开始。”成寅顿了顿,见姜逸尘已是冷静了下来很是满意,继续道:“此功法在前三重修炼时是于头部至颈部的穴位,这于常人而言是最难的一关,冲破此道关卡后,后边的修炼倒趋于正常。但于你而言,却是此后的修炼更是如履薄冰、难上加难,修炼到得躯干中的穴位后,你的痨病根源肺部,更要遭受严寒的考验,很有可能在此环节上,这十余年来对于痨病的治愈将毁于一旦,再然后你便将呼吸受阻,终日咳嗽不止。”

    话至此处,姜逸尘此时心仿佛已落入冰窖,面色黯然。

    “最后,修炼至丹田之处时也是最为关键的下层功**成之时,你需要让自上而下所沉淀的内力汇聚凝结于你的丹田处,乘热打铁,突破第六重至第七重后一口气直接突破至第九重,方能功成圆满,那时你的丹田便可借着着霜雪真气加以巩固,从今而后,只要不被废掉内功,便可同常人一般修习其他内功心法。倘若突破失败,你体内便将遭到寒气反噬,侵袭周身经络,冻伤五脏六腑,之后亦是非死即残。”成寅缓了缓气,再说道:“修习霜雪真气,弊大于利,一着不慎,便将成为废人,莫说修炼内功,甚至连寻常的生活你都将过得异常艰辛,如此而言,你可还愿修习此门内功心法?”

    言尽于此,二老均不在发言,留与眼前不过束发之际的少年自行定夺,虽是有些残忍,但生活有时便是如此无奈,要想突破束缚自身的枷锁,便需付出更多的努力,去面对常人不需面对的沉重。

    沉默半晌,翁镇淮倒先开了口,“不必急于作出决定,且去歇息,再考虑一晚,明日再给出答复,不论你选择为何,我们都会助你一臂之力。”

    “不必,逸尘愿意一试。”瞬息间,姜逸尘的脑海中闪过百般或是退却或是坚持的念头,他本是优柔寡断、犹疑不决之人,但在此刻,他选择抛却那份犹疑,扭转之机便在面前,虽然有可能会就此沦落,然,年少当轻狂,老来不伤悲!

    见着眼前少年目光中透出的那股坚毅,翁镇淮一阵恍惚,这眼神似曾相识。

    确定了少年的选择后,翁镇淮和成寅便令之回屋中将心法取来,他们将亲自指导其修炼。

    趁着姜逸尘回屋取书之际,两位老者作了如下对话。

    “如何?似乎并未被你吓得退却。”

    “呵呵,到底还是有所犹豫,只是在那一瞬突然放开了。”

    “谁人面对生死攸关之事能不有所犹豫,泰然处之?何况他还如此年轻。”

    “是不错,不过不让他被愉悦冲昏了头脑,导致后面修炼过于心浮气躁,让他清醒清醒也是应该的。”

    “哈哈,你总是能为你的言行举止找到令人难以反驳的理由,老朽佩服,佩服。”

    “嘿,这是自然。这孩子心急着救人,不愿耽误时间,现在便开始修炼内功还是太过仓促,若是稍待上些时日休养,便会好上些许。接下来的修行并非易事,虽然有我们助力,但他若不能保持平常心,怕也是难渡此劫。”

    “嗯,这孩子心善。但他的眼神告诉我,就算再难再苦,他可能挺过来。”

    “眼神?”

    “刚刚你是否有所察觉,这孩子的眼神似曾相识,和哪位故人相似?”

    “未曾看出。难不成是哪位故人之后?”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

    “……这还天机?我待会自己瞧个明白!”

    ……

    翁镇淮客屋中。

    轻抚着不知被自己或是被他人的血液所浸染得斑斑猩红的《霜雪真气》,姜逸尘一时感慨万分,便如此将自己的未来,完全压在这本从恶匪那拾来的内功心法么。

    摇晃了数下头,清除脑中杂念,既已做出了抉择,纵使前方是刀山火海也不可有所犹疑!

    ……

    太极村一稻田边的凉亭中,有两老一少在其中攀谈。

    成寅同翁镇淮都已将霜雪真气熟悉了一番,此时正将各自对于此心法的见解和同认为该当注意之处告知姜逸尘。

    过去半个时辰后,姜逸尘总算是将前三重的心法要领了然于心。

    “如此,我便开始修炼了?”姜逸尘询问道。

    “不,不在此处修炼。”成寅道。

    “不在此处,那?”姜逸尘问。

    “以你现在的修为和身体状况还很难抵受住寒气侵袭,再与你确认最后一次,现在便要开始修炼?”翁镇淮开口问到。

    “嗯。”姜逸尘没有半丝犹疑。

    “那便去村中寻一处有着至阳气息环境地方再行修炼。”成寅道。

    “至阳气息?”姜逸尘疑问道。

    “不错,而今的情况只能以外部环境来辅助你修炼,如此也能事半功倍。此村之名所以被称之为太极村,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这很大的根由的,你且仔细瞧瞧这太极村的布局有何奇妙之处,再判断哪里该当为拥有至阳气息之处。”翁镇淮回。

    知晓二老这是在考验自己,姜逸尘当下便撤离亭中,跃然其上,细细观察。

    原来,整个太极村竟是呈圆形分布,以蜿蜒的中央村道为分界,一边为陆上分布着民户,一边为稻田水渠,正如太极图的阴阳鱼,以之来解,便该当是陆上为阳,水中为阴,而至阴之处当是阳鱼的阴眼,应在陆上,而至阳之处应在阴鱼的阳眼,便是在水中。

    将目光锁定于水渠稻田一侧,再结合二老选择在此处凉亭来观察自己修炼的情况,姜逸尘目光如炬,很快便找到了在潺潺溪流中,浅露出水面的一片石影,目所能及,并不真切,这片石影在水中应是有着一块圆形石柱。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神仙肉小说珍藏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lt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