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吸血

小说:燧灵记 作者:半山闲居

    安馨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睛,抬手再用匕尖将伤口划拉的更开。

    鲜血淋漓涌出,安馨忍痛将中指直接按压在玉佩上,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玉佩。

    短短几息过后,流出的鲜血再次消失无踪,指尖上皮肉绽开的伤口刺痛难忍,却连半丝血迹的踪影也没有了。

    安馨倒抽一口冷气,真能吸血,它竟然真能吸血!

    她一把放开将玉佩,玉佩落回她的前襟,敲打着她的神志,她再也不敢贸然说出那句“我以我血祭先祖,助圣女回归!”的咒语!

    安馨的脸色沉了下来。

    这枚玉佩名叫‘燧灵’是她的外翁特意派人送给她的,据说辟邪镇魂的圣物。

    之所以要送给她,是因为她小小年纪经历过那场惨绝人寰的惨剧,一双眼睛见过生离死别,须得将玉佩片刻不得离身,方能佑她逢凶化吉安神定魂。

    她一直觉得这些都是扯淡。

    她过来得太晚,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师父带回了清风居救治。

    根本没有亲历那场杀戮,也没有见着爹娘和三个哥哥被人所杀。

    她除了无法忍受血腥的味道,有轻微的洁癖之外,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异样。

    至于她经常做噩梦这事,天底下的人都觉得她无法摆脱梦魇才是正常,她若是一个噩梦都不做,日日平安睡大觉,反倒是个没心没肺,无情无义之人。

    她顺应了众人对她的期待,忍受着噩梦的侵袭,任由同名同姓同身份的‘她’,不停出现在她的梦中,在她的梦中慢慢地长大。

    梦醒之时,她只觉得好笑,那些‘她’所经历过的事情,件件在她看来,都是些匪夷所思的闹剧。

    就拿今夜的梦来说,换做是在往日,她会觉得里面的漏洞实在太多了。

    她没有学过兵法,以后她也不打算去学。

    暗黑森林向来就不插手江湖和朝廷之事。她的外翁,暗黑森林的大祭司,怎么可能会糊涂到会借给她三千兵马,任由她指挥着去送死?

    她在三岁之时,便已被大师伯打通了她的任督二脉,是门中公认的习武天才。她才十二岁,她的飞鸿剑法就已修习到第四层,眼看就能突破到第五层,先天之下的九层功法,她很快就能修习过半。

    门中对她寄予厚望,先天之境已经在遥遥向她招手。

    她怎么可能像‘她’一样弱鸡似的,飞鸿剑的剑芒只有短短的半尺,连自保都不足够。

    还有,依她的性子,她怎么可能让跟她结盟的男人,有机会弃她如蔽履?早在他抛弃她之前,她就会先弃了他!

    更别提让有婚约的男子,亲自带兵来围剿她了。

    她的人生榜样的是她的师父金燕子。

    师父身为飞云门的长老堂的长老,宁死不嫁,哪个男人她也不愿意伺候,只将她三个师兄的孩儿和她这个徒弟视如己出,乐得逍遥自在。

    就连‘燧灵’玉能吸血这事,平心而论也不算个大事。

    飞云门到底是个修仙门派,传说中灵器仙器滴血认主的故事比比皆是。暗黑森林也一样,这枚玉佩没准就是一枚仙器也说不定。

    唉,安馨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将匕首收好,探身把匕首放回原处,伸手握住胸前垂落的玉佩。

    若不是今夜的梦中,‘她’神魂出窍,她感同身受,真的惊住了她,她真不愿意将精力耗费在这等无凭无据的事情上。

    这会儿,反正她也睡不着了,且让她想一想,最开始的开始,‘她’的倒霉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安馨曲起双腿,握住玉佩顶在了额头上。

    时间太过久远,她又没有特意留过心,一时间她还真想不起来了。

    不过她有的是法子,她追着今夜的梦境往前追溯:

    ‘她’向暗黑森林借兵是要替安家报仇,替安家报仇是因为安家被满门抄斩。安家被抄斩是因为‘她’去了申国。‘她’去了申国是要替爹娘和三个哥哥报仇。她离开了飞云门是因为师父死了,掌门师伯也死了……

    对了,她记起来了,最开始的时候,好像是妙仪师姐出事了。妙仪师姐在门中禁地杀了人,然后自戕了?

    安馨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在模糊的记忆中不停地搜寻回想,终于让她想起了一个关键词‘噬人散’!

    ‘噬人散’一想起来,仿佛拉开了记忆的大门。

    梦境如潮水般涌来,那些她以为早已忘记的噩梦重新归位,变得清晰了起来。

    没错,就是高妙仪去了飞松峰禁地,去找她娘亲留给她的荷包。就这么一件寻常到毫不起眼的事情,犹如蝴蝶的翅膀,扇动起了飞云门的巨变。

    安馨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都想起来了。可她依旧不愿相信,她会和‘她’会有多少关联。

    她不相信,不相信高妙仪会去飞松峰。

    飞松峰那样的门中禁地,高妙仪根本进不去,更不用说在里面丢失她娘亲留给她的荷包!

    就算高妙仪真的机缘巧合,把荷包丢在里面了,以掌门师伯对高妙仪的看重,她身边的暗卫也会护着她,必然不会让她有危险。

    蝴蝶的翅膀根本扇动不起来。

    论理既不可能有个开始,她也不是‘她’,便绝不可能让她有‘她’那样的结局。

    活人总不可能真被梦给吓住了!

    她的事情多着呢,她要赶紧突破飞鸿功法第五层。她要守着师父,看着师父的病痊愈。为了这个,她连门中十年一次的新秀赛都无暇留意。

    安馨放开玉佩,举高双臂伸了一个懒腰。拜这些噩梦所至,她多少日子没睡过安稳觉了。如今她仔细思量过了梦境的真实性,确定她不会随便魂飞魄散,应该能够睡个好觉了。

    她伸手握住玉佩想要收进衣襟中,她刚才划破的左手中指忽然发起痒来。低头一看,她指尖上的伤痕已经消失,这短短的时间里,她的手指重新变得白皙光滑,好似从来没有被划伤过一般。

    安馨吃了一惊。

    她刚才握住玉佩冥思苦想,没想到这‘燧灵’玉居然能够疗伤!是单单能给她疗伤,还是可以给任何人疗伤?

    安馨顿住了,玉佩如此神奇,莫非她便是因此而来?才有机会成为了安馨?!

    她微微皱起了眉头,今天是八月初几了?

    她照顾师父把日子都过混了,新秀赛是要开始了吗?她没听香莲和木樨她们提过新秀赛要开赛了,或许她们提过了她没有太在意。

    罢了,为了保险,明早她就去映霞院走一趟,看看高妙仪和罗英英这几日在干嘛。顺便去提醒她们一句,从新秀赛一开始就千万别去飞松峰乱闯便是。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神仙肉小说珍藏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lt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