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狠心人

小说:醉妖娆 作者:txt下载

    第四章狠心人

    聂茹茵进来的时候,不着痕迹地环顾了一圈,瞥见唐子嫣还通红的双眼,正拿着帕子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珠儿,不由柳眉微蹙:“表姐这是怎么了,哪个不长眼的让姐姐委屈了?”

    唐子嫣似笑非笑地瞥了她一眼,这个不长眼的人,不就在眼前吗?

    “没什么,不过是被沙子迷了眼。妹妹才刚在母亲那里见面,怎么又过来了,可是有什么要事?”

    聂茹茵挨着她坐下,低着头好不可怜:“刚才没跟姐姐说上几句话,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妹妹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唐子嫣摆摆手,让翠竹奉上了茶点:“倒是我没来得及恭喜妹妹,到时候定会给妹妹添妆的。”

    聂茹茵听着,慢慢红了眼圈:“还是姐姐最好了,总是这般体贴人。”

    “你是妹妹,不体贴你体贴谁?”唐子嫣蹙起眉,恍然道:“妹妹不必担心,既然表哥选了妹妹,我自然不会再跟表哥多有来往的。”

    聂茹茵是有这个意思,只是唐子嫣坦然地说出来,她倒是有些挂不住面子了,勉强笑笑:“姐姐胡说什么,纪公子是姐姐的表哥,都是亲戚哪里能不来往的?”

    “这倒是,到底是亲戚,完全不来往,反而让人觉得奇怪了,妹妹是提醒我了。”唐子嫣心里好笑,聂茹茵装出一副大方的样子,估计心里早就在咬牙切齿了。

    既然不想让纪云来找她,聂茹茵倒不如弄一副脚链把纪云锁住了,免得来桃花苑碍自己的眼。

    聂茹茵原本是想让唐子嫣跟纪云再没往来,谁知给唐子嫣摆在台面上,拐到别的地方了,如今不上不下的,有些下不了台。

    “妹妹也莫要忧心,表哥他……总会想明白的,只是怕要些时日,妹妹多包容些便好。”唐子嫣扯着嘴角勉强笑了笑,又一副懊恼的摸样:“我给妹妹说什么呢,怕是累着了,有些胡言乱语,妹妹听过便算了,别记在心上。”

    这摆明是说纪云还没忘记唐子嫣,勉为其难地跟聂茹茵在一起,听得聂茹茵双手扭着的帕子都快要撕破了。

    唐子嫣还嫌不够,又笑着夸赞道:“妹妹是个贤惠人,最是大度,自然不会理会这些小事。对表哥又是一心一意,这是表哥的福气呀。”

    聂茹茵再也听不下去了,小脸惨白惨白的,摇摇晃晃地站起身道:“承姐姐贵言……我有些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唐子嫣连忙紧张地问:“妹妹没什么事吧?身子骨要赶紧养好了,若是误了好日子,那就不好了。”

    “翠竹,赶紧让人扶着妹妹回去,小心伺候着。”

    她一叠声地吩咐,倒是让整个桃花苑的丫鬟都惊动了,聂茹茵受宠若惊地道:“姐姐,我只是一点老毛病,不妨事的。”

    “这哪里行呢,翠竹赶紧去请郎中过府来。妹妹,别说姐姐啰嗦,你这身子骨一直不利索,在家里还好,若是嫁出去,怕是要让婆家有些碎嘴的说三道四,还是赶紧养起来的好。”

    唐子嫣说着,让翠竹问李霖敏拿了牌子去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郎中了。

    聂茹茵被两个小丫鬟扶着,心里不喜唐子嫣把事情闹大,却又不能开口说自己是装出来的。

    平日这样,别人只是多关心几句,多让着她而已。

    谁知这唐子嫣不知道那根筋不对,突然兴师动众的,着实让聂茹茵有些惊慌失措。

    “姐姐,不用了,我平日吃着的养生丸还有,继续吃着便是了,没得惊扰了侯夫人。”

    唐子嫣摇摇头,关切地道:“妹妹说什么,这点事哪里就惊扰母亲了。妹妹一直在侯府里,就是母亲的女儿一样,怎能听之任之,被旁人知道了,还以为侯府慢待了你。养生丸到底不是药,总吃着也不好,还得让郎中好好瞧上一瞧。”

    聂茹茵还要婉拒,请来的郎中已经过来了,同行的还有归德侯和纪云。归德侯刚进府,听说聂茹茵病了,唐子嫣风风火火地请郎中过来,还以为聂茹茵病得重了。

    毕竟唐子嫣素来稳重,也没见着焦急的时候。

    如今进来了,见聂茹茵脸色有些白,瞧着却没什么大碍,不由奇怪:“这是怎么了?”

    “父亲,”唐子嫣给归德侯问安后,细声细气地解释了。

    归德侯还穿着朝服,面白美须,能看出年轻时容貌不错,如今也是个美中年人了。他摸着胡子,点头附和道:“确实,总是吃着养生丸也不见好,让郎中瞧瞧也是应该的。”

    聂茹茵脸色更加苍白,看向纪云的眼神楚楚可怜。

    纪云撇开脸,没有看她,微微皱眉,很快又舒展开去。

    老郎中很快便来了,两指搭在聂茹茵的手腕上,摸着胡子的手忽然一顿,转而笑了开去:“没什么大碍,只是身子有些弱了,吃上两服药补一补便好。”

    李霖敏身子重不好走动,也派了李嬷嬷过来看看。

    李嬷嬷瞧见老郎中洋洋洒洒写了药方,低头一撇,不由愣了一下:“咦,这药方怎么……”

    “药方有什么问题?”归德侯皱眉,问李嬷嬷。

    李嬷嬷看了眼唐子嫣,面色有些不自在,归德侯便出了门,她这才在门外小声回答:“回侯爷,这是安胎的方子,夫人最近也用了些,老身这才记住了。”

    归德侯登时面色青,聂茹茵这还没出门子,就有身孕了?

    他瞥了眼旁边低头不做声的纪云,见纪云双手握成拳,隐隐有些怒意,便有些释然。

    这个看中的少年郎素来稳重,跟唐子嫣也只是赏花聊天,从来没做过什么逾越的事。聂茹茵这腹中的胎儿,难不成是别人的?

    若是如此,归德侯便觉得有些对不住纪云了。

    纪云学识不错,自己也是个上进的,懂得进退,做事谨慎,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以后进了仕途,也是很快能大展宏图的。要是在后院里出了事,有些不风光的,以后被人知道了,总归是诟病和隐患。

    归德侯沉吟片刻,这才吩咐道:“让人带表小姐回去养着,没什么事就别出门了。纪云跟我去书房,李嬷嬷去跟夫人说一声,我待会去见她。”

    李嬷嬷应下了,隐晦地看了面色苍白的聂茹茵一眼,这才施施然离开。她之前倒是奇怪了,纪云不选唐子嫣,居然挑了聂茹茵,如今是明白了,这聂茹茵不知道使了什么下三流的手段,让纪云就范了。

    到底是年轻人,年少气盛,稍微引、诱,便有些把持不住了。

    归德侯也是这般想,在书房里看着纪云片刻,眼看着纪云受不住,低头团团作揖,歉意地道:“都是我的错,还请侯爷饶了聂小姐这一回。”

    闻言,归德侯也是叹气:“小茵是我看着长大的,没想到居然会……倒是你太年轻了,只顾着苦读,我也忘记给你安排一二。”

    他叫来外院的两个漂亮的丫鬟:“你们两个以后便伺候纪少爷了,务必用心,只是也得顾着点分寸,莫要误了纪少爷的事,不然我可饶不了你们。”

    她们皆是容貌上乘,年纪约莫十五六岁,正是水蜜桃成熟的时候,身姿婀娜,胸口鼓鼓的,轻薄的抹胸裙几乎要遮掩不住。含情脉脉的眼神注视着纪云,巴掌大的脸颊飘起两朵红晕,秀色可餐。

    纪云有些不自在地转开眼,惹得归德侯开怀大笑,拍了拍他的肩头:“你也不必担心小茵介意,男人谁不是三妻四妾的?只是你得知道分寸,别耽误了正事。”

    纪云郑重地点了点头,又问:“侯爷,可否请侯夫人尽快定下好日子,让聂姑娘进门?”

    毕竟时日长了,聂茹茵的肚子大了,就要遮掩不住了。

    归德侯摇头,笑道:“你替小茵着想是好的,只是你科举在即,这时候成亲只会让你分心。小茵的事你不必担忧,夫人会处理好的。”

    他不是不心疼聂茹茵,只是这孩子来得不是时候。

    纪云恰好要参加科举,匆匆忙忙的成亲,不足月份孩子就出生了。树大招风,让人拿住把柄就不好了。这样的人才,还没成为助力,就被一个女人给毁了,不是归德侯想要看见的。

    纪云有些吃惊,难过地叹了口气,勉强应下了。

    “年轻人怕什么,孩子总归会再有的。如今最紧要的,还是你的科考。”归德侯担心他陷在儿女情长里,又叮嘱了一句。

    纪云答应下来,这便带着两个美貌的丫鬟回院子里苦读,只等着金榜题名了。

    唐子嫣知道聂茹茵的孩子要保不住的时候,并没有多少吃惊的表情。

    翠竹倒是打听过来后,狠狠愣了好一会:“三小姐是怎么知道表小姐怀上了?”

    霍嬷嬷瞪了她一眼,这是一个未出阁的小姐家该听到的事吗?

    唐子嫣不甚在意地摆摆手,笑着答道:“我只是猜测,毕竟纪云可不是那么容易拿下的。唯独有一点,纪云是三代单传,这是让他最为心动的地方。”

    翠竹明白了,瞪圆了眼:“表小姐还真是厉害,居然敢用孩子套牢表少爷?只是这孩子如今保不住了,表少爷会不会伤心?”

    “伤心?”唐子嫣冷哼,她倒没想到纪云如此狠心。好不容易盼来的孩子,说不要就不要。

    别以为那些婆子们说聂茹茵身子骨太弱,保不住孩子,只怕是归德侯暗地里授意的,纪云也没反对,这才让胎儿落了。

    “比起狠心,谁也比不过男人。”唐子嫣冷笑着,落了一次胎,原本聂茹茵的身子骨就差,以后能不能怀上都是未知之数:“听说父亲还给表少爷送去两个美貌的丫鬟,红袖添香,估计他很快连聂茹茵是谁都不记得了。”

    翠竹更加吃惊:“夫人已经开始物色好日子,让表小姐出门子了,就等着表少爷金榜题名,好事成双。”

    “好事成双倒有可能,但是这好事是不是真的落在聂茹茵身上,就不一定了。”唐子嫣看向霍嬷嬷,心里叹气。

    原本只是看不惯聂茹茵,索性叫郎中来,好把她和纪云送作堆。倒没想到,纪云够狠心,直接让聂茹茵落了胎,好保住他的锦绣前程。

    也是聂茹茵够蠢,居然用这种不顾一切的法子留住纪云。到最后,被束缚住的人,不过是聂茹茵自己。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神仙肉小说珍藏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lt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