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完章结篇

小说:日薄寒空敛红袖 作者:和色生香

    .

    v暮雨来何迟三正番endv

    常用的杜蘅香换成了伽罗,置于金铜兽嘴之中,紫檀琴架之侧,轻烟袅袅,暗香习习。

    女子一身飘逸白衣,宽袍广袖,不染凡尘,纤指微动,拨动泠泠七弦,乐音自指端淙淙而出,全然是一派平和悠然,暗含退隐南山,弄菊东篱之雅兴。

    更兼此处位于凌云峰顶,俯瞰一带山色如碧,林间雾气明灭,若是有人见到此情此景,不免要感慨难道是仙人偶涉人间了。

    猎猎风起,鼓荡着女子的衣袖和披散身后的长发,琴音一转,逐渐带了金戈之声,仿佛拨弦挑柱之间,有冰河铁马之梦暗来。

    l;大好江山,如画春秋;;当如是。r;按弦的手上已带上内力,女子薄唇微勾,低声道。

    不知何时,作慷慨之音的琴声之间,却合上了一缕箫音,全不似琴声般金铁壮烈,而是清丽婉转,有离人思夫之情。偏偏这箫声虽是低回缠绵,却并不为琴声所掩盖,而是始终踏着琴声的节拍,一丝一缕地缠上来,那般地似水柔情,便是铁石心肠,也尽要化作桃花溪中的那一江春水。

    女子抚琴片刻,见箫声仍如影随形,不免苦笑,当下小指轻轻一勾,l;铮r;地一声响,弦断。音绝。

    天蚕丝的琴弦韧过金铁,在她的小指上勒出细细的白痕。

    推琴而起,女子双手往背后一负,任由山风扬起她乌黑的发、雪白的衣,轻轻勾唇,道:l;无非,出来。r;

    不多时,与她所立山峰对峙处,一抹白影流云般掠出。

    苏薄红远远地看着,目光扫过间,早已看见他手中那管紫玉箫。方才之人果然是他。只是两人之间几乎到了以内力相拼的地步,若非她先毁琴绝弦,终有一方要受内力虚耗之伤。

    看来自己有些时候,是对他们太纵容了。

    l;可是我之琴声暗哑不堪一听,要劳动先生以箫音拨正。r;话是平平淡淡的,语气是平平淡淡的,听在澹台无非耳中,却不知为何,总觉得有那么三分的威胁意味。

    l;不敢。r;那边澹台无非答得亦是平板,声音里却被苏薄红听出一丝隐约笑意,l;不过是来请殿下示下,是否可以出发了。r;

    苏薄红这才轻轻l;啊r;了一声反应过来,今日本是她前几日一时兴起定下的全家出游的日子,晨起时却因见了峰上金顶佛光,起了调琴弄弦的雅兴,一时忘情,却把此事给置诸脑后了。

    只见她身影略动,便掠至澹台无非身侧,自袖中取出一截素色丝缎,把披散的头发在颈后松松一束,侧头笑道:l;那便走吧。r;

    澹台无非竟有片刻失神,等苏薄红向着自己伸出一只手来似惊醒,又看她唇角弯弯的样子,知她此时心中所想,抿了抿唇,没有将手交给她,反道:l;我与你同往。r;

    苏薄红看着他,又是一笑,收回了手,道:l;也好。r;

    说完她旋身便往峰下掠去,袍袖翻飞,衣袂飘举,袖风点尘不染,便似一抹流云。

    澹台无非堕后半步,手中莲花印暗扣,虚空凌步,御风而下,竟是紧随其后,半分不让。

    l;无非,可知我今日为何着白r;苏薄红意态殊是适然,身形飞掠之间,尚有闲心与澹台无非谈笑。

    澹台无非心中却是突地一沉。前次见她服白,正是与澹台无垢决一死战之日,那一日,她素衣白马,狂风骤雨中剑染血红,白衣,乃为死于白虹剑下者服丧。而今日;;

    看他犹豫不答,苏薄红轻笑出声:l;无非,你多虑了。苍玄固然有无限之可能,而白于我,为守真归一,物返自然。r;

    此次,她是真的决定,让一切全局重建,万事重新开始。

    澹台无非轻轻应了一声,却被女子顺手揽住腰间。原来两人追逐言谈之间,不知不觉已然来到峰下。

    日光明媚,万物苏生。罗廷山中固然景物天然可喜,然久违了的市镇人烟显然让苏薄红的夫君们更为期待。

    一辆来历不明的马车和车妇早已停在山脚下,里外布置一应都是苏薄红惯常的喜好。无人知道苏薄红何时准备好了这一切,不过都跟着她在车上落座罢了。

    车中备下各色零嘴点心香茗,亦有棋枰琴箫,澹台无非见那琴正是苏薄红方才弹的那张,却不知她何时将琴取来马车之中,便过去抱琴在膝,信手试了几个音,细听来却是流水的曲调。君拂羽与沈君攸分坐棋枰两侧,手谈数局,仍是不分胜负的样子。林星衍抱着苏桐坐在窗边,指着一路掠过的景物教他说话,独陆隐玉一人,手中执了半卷书,才看几个字又觉得恹恹的,对什么也提不起兴致来,兼之马车略颠簸,心口不由隐隐作痛起来,只是碍着众人兴致,却什么也不好说。

    苏薄红逗了女儿苏紫一阵子,孩子不知何时睡着了,等她轻轻把她抱到榻上安顿好,却是行至陆隐玉身侧。

    在男人猝不及防之间便把人抱了起来,揽着他的腰让他坐在自己膝上,苏薄红伸手覆上他高耸的小腹,轻柔真气渗入,抚平了他" &间的烦闷。

    l;难得出门,世子可是有不适之处。r;苏薄红这话问的很自然,却又因太过自然,反而使得陆隐玉心中一沉。

    她可以与林星衍论剑,与澹台无非并肩御风而行,与沈君攸言笑无忌,与君拂羽温厚亲昵,唯独对自己,却总是相敬如冰一般,处处行事不失礼节却总有拒人之感。

    殊不知苏薄红对他,亦是一般之想法。

    两人又都非直率之人,喜欢任由别人揣摩自己心中曲折,是以至今,苏薄红仍觉若非陆隐玉有身,他或许并不愿意随自己退隐离开,而陆隐玉亦认为要不是自己有孕,太女又何尝会将自己一并带来此处隐居。

    他身体上的不适渐渐被苏薄红传入的柔和真气平复,只是心中终究郁结难解,此时自己坐在她膝上的姿势尤为尴尬,偏偏自己这般的身子,连站起来离开都做不到。

    l;累了r;察觉到怀中男人约略的挣扎和不安,苏薄红低声问道。她与她的夫君之间相处向来如此,温柔细致熨帖入微已然成了习惯,全然忘怀从前她与陆隐玉相处之间,并非这般情状。

    不知所措地颔首,陆隐玉只觉身上沉重,腹中孩子似乎也感应到了马车的颠簸,不安地动了几下,于是便无心再去想其他,放任自己将全身重量都交给那人。

    一手托在男人腰间,隔开他的身子与颠簸的马车,苏薄红低头,却看见他半垂着睫羽,有些疲倦软弱的样子,不由心中一动。她与陆隐玉之间,并无前缘,所有相关,不过是处处的心机利用,皇族政治,官场倾轧,而如今放下一切,归隐山林,他又怀着她的孩子;;或许,他们还可以用另一种方式相处。

    马车一路平稳向前,车中其乐融融,就在连苏薄红都有些醺然欲醉的时候,却听见l;嗤r;地一声响后,马车竟骤然停了下来。

    苏薄红自知她今日这l;车妇r;看起来虽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年女子,实则是当年武林兵器谱上留名的人物,断然不会这般贸然停车,于是眉头微皱,将手里抱着的男人轻轻放在榻上,向其他人递了个眼色,便挑开帘子走了出去。

    那l;车妇r;脸上带着几分不解,见她出来,便从车壁上拔下一枚金色小剑递给她。

    苏薄红伸手接过,见这小剑锋锐异常,剑锋上原来还刺着一个小小的方胜。

    挑眉。全然不去想其中到底有何玄虚,以最直接的方式,打开方胜,一字字读完。

    苏薄红竟是难得地愣了片刻。

    末了她与那l;车妇r;低声吩咐了几声,衣袖一拂,竟自回到车内。

    车中众人相询,皆答以l;无事r;。只澹台无非一人,看得出苏薄红平静一如往常的表象之下,内息间那半分的不稳。

    就是如此,才更令人好奇,究竟发生了何事呢。

    外间马车在车妇的驾驭下,却是来了个掉头,转而往与市镇相反的方向驶去。男人们或有所觉,但妻主不说,他们终归也不问了。

    只是一时间,气氛却有些沉凝着。

    l;到了。r;马车一路奔驰,也不知过了多久,苏薄红挑了帘子往外看了一眼,回过头来便沉声道。

    林星衍瞥见那熟悉的一抹景色,也是低低l;啊r;了一声。

    澹台无非手中略掐指诀,已然明白了七八分,轻轻摇头淡笑,跟着也下了马车。

    而与沈君攸与君拂羽而言,此处是何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苏薄红一直在他们身边。

    最后重把陆隐玉抱在怀中,动作间让浅眠的男人似乎惊醒过来,茫然地半睁着一双墨玉眸子,却是完全不知自己如今身处何处。

    l;又是商路开放之日呢;;呵。r;他们如今踏足之处,竟是繁华异常,来来往往都是行人商旅。

    幸亏男人们都戴了面纱遮去容颜,否则此时早已引起了不知凡几的骚动。

    然这一行人气势太过惹眼,片刻便有女卫打扮的人过来询问。

    也不见苏薄红如何动作,一片红色纸片便从她手中斜斜飞出,正落在那女卫手上。

    那女卫展开一看,竟是立时脸上变色,马上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引他们往里行去。

    苏薄红低笑一声,却也丝毫不客气地任由她躬身带自己入内。

    身后车妇见她身影在几个转弯后消失,便也自行驾车离去了。车厢内地板上,方才以金剑" &入的那张纸赫然在目。

    一阵风拂过,正巧使其翻转,白纸黑字,正作如是言:

    ;西华族族长墨,京中旧族女苏氏,即日大婚;;

    若是传到外间,这般男子娶女的奇事,还不知道要变成怎样的逸闻呢

    正番 end

    v番外 团圆v

    l;左下三分,击刺。r;

    l;进坎位,退东,斩。r;

    随着一声声的指令,少女手中软剑指东打西,砍杀斫刺,舞出一片寒光。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动作间稍有停滞,便跟不上发出指令的语声,以至频频出现微小的误差。

    一盏茶时间过去,少女额上已然见汗,手中动作也不如开始时的自如流畅,只有那发出指令的声音,还是听不出一丝情绪的平静。

    l;停。r;

    终于一字令下,少女手中剑势顿止,这时她才觉得手腕酸痛无比,几乎握不住手中的软剑。

    l;比上回久了一刻。r;发出指令那人自隐身处走出,看身形亦是女子,一身玄色衣饰,仿佛与暗沉的黑色天幕融在一处,面上覆着一块银色面具,令人不知遮盖之下她的真实面貌究竟为何。

    少女听她语气虽仍是一派的淡漠,然似有嘉许之意,顿时面上微露喜色,本就生得极出色的容貌,一时间竟似被照亮了一般,几乎堪与皎月争辉。

    l;今日便到此为止,随我入内。r;玄衣女子不曾错过她脸上的神色变化,却只当作不知,双手往背后一负,转身往内室行去。

    玄衣女子入内在紫檀小几边坐定,少女马上上前替她斟上香茶,女子略用了些,便向着少女道:l;昨日教你的书,还记得多少,说来听听罢。r;

    少女知道这便是要考她的功课了,便肃容退立一旁,道:l;昨日师尊所授是策御卷驭人篇。r;

    说完略顿了顿,等玄衣女子点头,她才开始背道:l;有国之君,不大其都;有道之臣,不贵其家;;贤材者处厚禄,任大官;功大者有尊爵,受重赏。官贤者量其能,赋禄者称其功。r;

    她一字字琅琅背来,声音虽尚稚嫩,却贵在沉稳蕴籍,隐隐已有大家之风。

    玄衣女子听完,只是点了点头,并无多言。

    少女心中却知,看来今日师尊心绪甚佳,功课这关自己也算是过了。

    玄衣女子拿着茶盏,又轻啜了一口,看了看垂手而立的少女,片刻才缓道:l;念之,我传你武功帝王心术,已有几时了r;

    l;回师尊,自师尊丞光十六年九月传授弟子起,已过整二年。r;

    玄衣女子闻言,似是略沉吟了片刻,然后才道:l;短短两年你便有如此成就,也是难得了。r;

    她此言一出,少女脸上却顿时变色。她岂会不知师尊脾气,如今她竟突然开口赞赏自己,只怕,只怕;;

    l;;;也该是你我分别之日。r;

    果然玄衣女子下一句话说出,听在少女耳中,虽早知会有如此一日,却仍不啻惊雷。

    l;师尊,弟子若有忤逆愚笨处,但凭师尊责罚,求师尊继续传我武功心术r;

    l;与你,我已无物可授。往后凭你之悟" &,定当有所成就。念之,你我师徒缘尽于此,你该知道为何我现在还在此处的原因。r;

    是的,她知道,她怎会不知若她想离开,即便这里是最最守卫森严的皇" &内院,也不会有一个人挡得住她,而她肯留下来,对自己解释离开的原因,已然是表示了对自己最大的在乎,可是,她仍不想接受,那人就此便要离去,更可能与自己今生再无见面之机

    l;师尊r;她再也顾不上平时的风仪,什么皇室尊严也早被她抛至九霄云外,华国未来的女帝

    ,竟就这样跪在地上,眼角隐隐有了泪痕。

    l;傻孩子。r;玄衣女子起身,语气中竟是她从未听过的温和可亲,l;我可受你此跪无妨,只是你该知道自己的身份。r;

    只见她衣袖轻挥,便有一股柔和却十分浑厚的气流将少女的身子托了起来,她再想跪下却是不得了。

    走上前整理好她身上微乱的衣物,玄衣女子一反平日的严苛,这次竟握住了少女的手,道:l;跟我来。r;

    少女望着她戴着银制面具遮去表情的脸,心中此时已然是一片的凄惶茫然,只是顺从地点头。

    两人携手步出内室,只见那玄衣女子身形一动,少女只觉耳边风声霍霍,等自恍惚中清醒过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然置身于华国禁" &之中最高的望月楼头。

    l;念之,你看,此处是何处r;

    少女顺着玄衣女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月娘微微的银灰下,隐约的楼阁轮廓可辨。

    l;是京西" &市。r;

    l;那边呢r;

    l;京东围场。r;

    l;那处呢r;

    l;京郊碧鸣山。r;

    l;那;;你如今脚下之处呢r;

    少女这一回却不曾即时回答,反是如同受到了什么震动一般,倏然抬头对上女子的视线。

    l;无错。此处是禁" &,而禁" &之外,是我华国都城,再往外,西至厉漠,东至云河,北至赭海,南至无殷,这些地方,将来都将在你掌中,那里的人们,都将臣服于你,仰赖你的鼻息生存。念之,你如今,可明白自己的责任r;

    l;;;是的,师尊。弟子明白。r;少女迟疑了片刻,终于一字字吐出。

    l;你终有一天将独自面对这个天下,而熟悉这般生活的时机,我已为你选定。r;玄衣女子负手对月,缓道,l;早一些或晚一些,终归还是必然。r;

    l;是、师尊。r;少女此时心绪大受震动,虽已非方才的软弱,回答间眼中却还是忍不住落下泪来。

    一只手替她轻轻拭去泪水。

    有些微凉,却十分稳定有力。

    l;念之,让我看看,这江山在你治下,会如何锦绣如画。彼时,或有再见之期;;r;

    少女闻言,竟是生生止住泪水,定定与玄衣女子对视片刻,然后重重颔首。

    玄衣女子面具下的唇角微勾,身子一侧,便要离开。

    l;师尊r;少女急切的声音令她终究还是打住了动作,回转身去,对上那双熟悉的泛红凤眼。

    l;可否答应弟子最后一个要求r;

    l;你说。r;玄衣女子意料之外地答应得爽快。

    l;可否让弟子;;让弟子;;r;只是少女平日行事雷厉果决,此时不知为何竟犹豫了起来,一句话顿了好几次还是将不全。

    l;最后一次,你若说不出口,我便离开。r;终于玄衣女子开口打断她的不决。

    l;可否让弟子抱一抱师尊r;似乎抱着被必定被拒绝的决心一般,少女飞快地说出口,说完甚至马上闭目,不敢再对上玄衣女子的视线。

    谁料片刻的沉默之后,她只听玄衣女子答道:l;好。r;

    然后,玄衣女子走过去,轻轻地把少女揽进怀里,感受到她身子的微颤,却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两人都不再说话,少女只是那么静静地半靠在她怀里,连呼吸间都变得小心翼翼,似乎害怕打碎这般连疯狂的幻梦中都不曾想像过的温存。

    l;为何作如此要求。r;半晌,终于还是玄衣女子先开口打破默默流转的气氛。

    少女闻言,终是从她怀中离开,道:l;弟子生时,母皇父君便已双双弃世。如今弟子不过是想知道,若是被母亲抱在怀中,是何感受。冒犯师尊了。r;

    玄衣女子闻言异常沉默,似是想要说出什么,最终却还是只道:l;无。往后你善自珍重,华国江山万里,当与我同见你之业绩。r;

    l;弟子谨尊师命。r;少女恭肃地垂首答道,等她再抬起头来时,望月楼上除了自己之外再无人影,只余偶尔席卷而过的夜风,带去她身上那些残余的体温。

    苏瑾,小字念之,尊号献亲王,正是华国如今皇族苏氏正宗唯一的继承者,虽因旧事不能即太女尊位,然华国上下如今谁人不知献王便是日后要继承大统之选,所不同处,不过称呼而已。

    只是无人知道,自苏瑾之生母前太女堪称惨烈的薨逝之后,当今女帝虽时时皆照顾赏赐她留下的唯一一个女儿,却从不亲近她,随着苏瑾年纪渐长,少年老成,行止皆有风仪,与其亡母竟是越来越似,女帝更是几乎不能见她之面,只怕勾起往事回忆。身边诸人,都是知道她长大了必定是要即位的,因此敬畏她的有之,处处献媚的有之,总是隔着远远的距离待她。

    直到苏瑾三岁那年,在禁" &中玩耍时,与伺候的小侍走散,遇到了如今的师尊,才知道她与旁人之间,还可以有另一种关系。

    她知道她的身份,却似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只有在师尊的面前,她不是承续着华国苏氏一族全部希望的继承者,亦非当年太女府惨剧的最后幸存者。而只是一个这般年龄的平常女子。

    l;殿下r;远远的唤声传来,苏瑾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

    这般的难以割舍,若是在师尊看来,全非为人君之道,定是要受罚的呢。

    苏瑾垂睫苦笑,伸手在望月楼栏杆上轻轻一按,身形便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向着唤声传来的方向道:l;本王在此。r;

    很快,一排排的" &灯便往此处来了,将她引回在禁" &中下榻的朝欢殿。

    只是她并未见到,就在轻跃下楼后,一直隐藏着气息的玄衣女子从屏风后竟重又现身。

    l;君攸,如今见念之如此,你也该放心了。r;她的一手环在身旁绝丽男子略形丰腴的腰身上,一手摘下脸上的银色面具,露出的面容,凤眼修眉间却与苏瑾有七分相似,只是眸中多了三分深沉难测。

    怀里男人早已是泪水涟涟,闻言微微点头,只是还是止不住地落泪。

    l;当初的决定,我并不后悔。而念之,亦是该走上这条路的孩子,她会是一个好君主。r;伸手一点点抹去男人脸上的泪水,苏薄红一句句说得坚定,l;况且你该想想你如今的身子;;r;

    她此话一出,沈君攸顿时脸上就微热起来,他们的双生女儿都近了冠礼的年龄,谁知自己又这般珠胎暗结起来,其中虽多有苏薄红吩咐平日在菜中加料之因,不过说来总是荒唐得很,所幸他们避世而居,知晓者甚少,否则简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偏偏她倒很是得意。

    想到此处,沈君攸更是连头也抬不起来了。

    苏薄红只能柔声安抚着他,心中暗叹孕中之人果然情绪波动极大,日前他不知怎么想念起被留在京中的次女起来,几乎日日以泪洗面,终于带他入" &于暗贷了一面,又突然这般害起羞来。

    正所谓,男人心,海底针啊

    苏瑾次日晨起,心中虽知师尊的决定无可更改,且亦是为了自己好,却还是有些恹恹的,吓得伺候她的小侍几乎要宣召太医了。

    谁知入夜,却听见熟悉的琉璃" &灯闪,那是她与师尊二人之间约定见面的暗号。

    她见此心中再无迟疑,立刻往冷" &偏殿一角飞掠而去,果然见玄衣背影,早已在琉璃灯下负手而待。

    l;师尊r;不确定一般地开口,因她知道师尊行事,并非出尔反尔之人,昨日望月楼形同永诀,又岂有今日一切如常相见之理,只怕是有什么难以逆料之事发生。

    l;还叫我师尊么r;苏薄红缓缓转身,首次不曾带着银色面具,以真容相示。

    苏瑾见了她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却是连思想都不能了,不必有别的言语,如此的容貌,如此风仪,如此行事,当世再无二人。

    l;;;母亲大人。r;迟疑了片刻后,苏瑾终于一声唤出。

    l;还不算是太蠢。r;苏薄红笑笑,续道,l;你现在定有许多疑问,不过暂且压下,还有另一个人,想见见你。r;

    苏瑾垂在身侧的手握紧了又松开,低头应道:l;是。r;

    苏薄红目光中有隐隐的嘉许,这个女儿虽然不在她身边长大,然的确是帝王之材,若是她身处她如今的位置,虽亦能忍而不发,却绝不会真就如此安静,而是暗中早已用了百般手段来找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l;君攸;;r;只见苏薄红转身向内,轻轻将一人拉了出来,l;有女如此,你且看如何罢。r;

    苏瑾心中一动,再忍不住,不由抬起头来。

    正对上沈君攸一双微湿的黑眸,两人都是一时间无语起来。

    l;父亲大人。r;终于还是苏瑾先自收束情绪,开口唤道,只是语声中的微颤,却是听在苏薄红耳中。

    再看自己身边的男人,正绷紧了身子,眼神片刻也不能从这个自出生起就不曾见过面的女儿身上移开,动作间却全是僵硬。

    虽是和长女苏紫一般的容貌,只是那风仪举止,看在眼中虽是极欢喜,却又生出些距离,总不能亲近一般。

    l;好了,念了十八年,今日一见,君攸。r;从后面圈上男人僵着的身子,苏薄红笑笑靠在他耳边说道。

    一旁的苏瑾几乎是呆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这人竟是自己叫了十年师尊,总是一派师道尊严,秋毫无犯,无欲无求样子的女子。

    熟悉的体温和淡漠味道从身后传来,一点点平复几乎要将他的神智冲垮的冲动难言,沈君攸慢慢向着苏瑾伸出手去。

    苏薄红站在他身后,向着苏瑾点点头,苏瑾便上前几步,然后任由沈君攸微颤的手抚上她的脸颊。

    岁月并未在男人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一切都如同当年苏瑾出生时一般。只除了,当年只懂得嘤嘤啼哭的婴孩,如今已成了面前亭亭玉立,能独当一面的少女。

    究竟是父女天" &,苏瑾轻轻反握住沈君攸的手后,目中也是湿润。

    l;这些年;;苦了你了;;r;沈君攸半晌,才吐出一句。

    l;父亲大人言重。女儿在此处锦衣玉食,并不辛苦。r;苏瑾答道,语气里全是强自压抑着的平静。

    沈君攸的手抚过她的乌发,眸中水光潋然。

    l;我苏家的女儿,的确不会以此为苦。r;苏薄红在旁道,l;只是,念之你真不恨、不怨当年为何被留下的人是你么r;

    l;红尘千丈,总道人间帝皇家是天下最显赫处,母亲大人又何出此言。r;

    沈君攸闻言,轻轻蹙眉,想要说什么,却被苏薄红先截住。

    l;念之此言甚得我心,是我失言,次回再见,当自罚一杯。r;

    沈君攸听她如此说,便知她是另有计较,便也放下此事,又略问了些琐事,他究竟是在孕中之人,渐渐只觉身上沉重,有些坐不住了。

    不等苏薄红开口,苏瑾便先问道:l;父亲大人可是身子乏了,可去女儿殿中略事歇息。r;

    l;" &中并非我们可以久待之地。r;苏薄红替他回道,l;今日如此,已是足够。念之,记得若我入" &,信号一如从前。r;

    有她这句话,苏瑾便知她自是仍与十年来一般,时时会入" &中与自己见面,只是身份从师尊变成母亲而已。

    于是她亦不强加挽留,当下目送二人离开。

    l;你即位之后,记得加强" &中侍卫职守。r;两人的身影几乎看不见时,一句话突然传音入耳,另苏瑾先是一愣,复又莞尔。

    师尊,母亲;;

    思及此节,她目中却又微微湿润起来。

    今日发生种种,在她心中,实在近梦,然即便是梦,她也宁愿永不醒来。

    l;如此,总该放心了吧。r;揽着男人的腰,漫步在禁" &之中,苏薄红笑道。

    l;只是,你方才为何;;r;时间渐长的相处,让沈君攸在苏薄红面前,更无丝毫遮掩,心中既有所疑问,便直接问出。

    l;我已给她重新选择的机会,这一次,是她自己决定要走下去。r;

    沈君攸闻言,沉吟不语。

    l;今日你也算是故地重游了,君攸,我们;;r;

    l;;;孩子;;r;

    l;我从无非处学了种术法;;r;

    l;;;这里是;;r;

    l;风景绝佳之处。r;

    l;唔r;

    l;专心。r;

    l;;;嗯;;瑾儿;;小字;;念之r;

    l;专心r;

    l;那是我当年;;唔r;

    皓月当空,正见证了这人间处处,触处生春的融融风光,天下共分这三分银辉,则即便天涯海角,都是二字;;团圆。

    全文完结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神仙肉小说珍藏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lt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