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余生是你们

    争宠【H】(原名: 如酒(h 双男主)_御书屋) 作者:梦织

    26.余生是你们

    争宠【H】(原名: 如酒(h 双男主)_御书屋) 作者:梦织

    顾子燊抱着如酒,一路走的都是小路。走到地下停车场时,在车里又做了一次。

    短短一个小时里,如酒高潮了三次,可药效却还没有过去。而且,她现在一离了男人的欲根就空虚得浑身哆嗦。

    顾子燊给强子打了个电话,让他去料理李垚,然后把邵也玄叫过来当代驾。

    二十分钟后,邵也玄骂骂咧咧地来了,等看清楚后座的情况,眼睛都瞪大了。那妖女大喇喇地坐在子燊的怀里,盈盈一握的脚腕被表情被头发挡住看不清,但满车厢色欲的味道足以说明一切。

    他忍不住道:“卧槽,你俩……不会还干着呢吧?”

    “嗯。”顾子燊多少还是要脸的人,他微赧,“小酒被下药了。”

    邵也玄“嘁”了声,自觉上了驾驶室,发动引擎问:“去哪儿?”

    “杜闻那儿。”

    邵也玄气得连都红了:“我真他妈操了,这陈如酒可真牛逼啊,一下钓你跟杜闻俩!妖女啊!妖女——”

    “别嚷了,如酒刚睡过去。”

    “……”

    杜闻和如酒原来住的公寓。

    顾子燊腾出一只手敲门,待杜闻刚一开门,他一拳捣进杜闻的小腹,阴恻地骂道:“我草你妈杜闻,你管好自己的屌,不要随时随地乱发情!”

    当头一拳打得杜闻倒退两步,他稳下身形看清对面的人,随即皱眉道:“小酒怎么了?”

    顾子燊把手机扔过去,让他看李垚发的匿名彩信。

    三五秒,杜闻就看完了。他脸色越来越差,一向斯文彬彬的俊容上出现了点嗜血的表情,他舔舔唇,说:“这事我来处理。”

    “如酒被下药了。”顾子燊这才回答杜闻的问题,轻柔地把如酒交给他,自己径自撞开他的肩膀,进了浴室。

    杜闻长腿一伸把门甩上,怀中的如酒娇嗔地醒过来,她揉着眼睛看向杜闻,不可置信地道:“哥哥?子燊呢?”

    “他去卫生间了。”杜闻把如酒抱回自己的房间脱掉了她肩上顾子燊的外套。瓷白的胴体露出,雪乳上已经落满了红肿的指印,腰间遍布红痕。那蜜穴外翻绯红,弥漫着淡淡的腥臊之气。

    就被他看了的这一会儿工夫,如酒又不争气地泄了次身,她已经敏感到被看到高潮。

    她拉住杜闻骨节分明的大手,用它碰了碰穴瓣,说:“哥、哥,我好难受,你……你来操我吧……”她眼睛没有了焦距,玲珑的娇躯被欲望折磨得发粉颤抖。

    杜闻怜惜地吻了吻她的额头,褪下自己身上的居家裤,用如酒软嫩的柔荑敷在血脉贲张的阴茎上,来回搓揉几下,立刻变得坚挺得发硬。

    “乖酒儿……哥哥来了。”杜闻嗓音性感,扶着肉棒拓开炙热紧致的穴儿,劲腰用力,顶得如酒乳波连连。

    “啊哈……嗯,哥哥,好大、好厉害……”如酒爽得脚趾蜷缩,喉头发痒。

    杜闻护着如酒的头,以防她撞在床头上。

    她含含糊糊地猫儿媚叫,腿心的温度高得吓人,媚肉有灵性地层层叠叠吸附着肉棒,生怕这个大家伙下次出去就不进来似的。

    “如酒,放轻松,不要夹我。”杜闻汗滴滚落,他摘掉平光镜扔到床头柜上,不遗余力地凶猛往里操着。

    如酒已经神志不清,唇里只会发出点只言片语:“唔啊!好爽……我还要……”

    杜闻挞入的速度越来越快,精准地撞击着如酒的敏感点,让她泄了一次又一次。但她穴壁绞得更为用力,让杜闻的抽插愈发艰难。

    “嗯——”杜闻捏着她的雪臀,又插了三五十下终于精关失守,销魂得没能拔出来,奶白色的精液已经灌进了如酒的穴里。

    如酒脑中炸开烟花,白茫茫得一无所知。花穴也跟着高潮,清液冲淡了浓稠的白液,形成了淫靡色情的一幕。

    杜闻很快硬了起来,按着如酒又是新一轮的捅插。

    但这此他坚持的时间不长,堪堪二十分钟就射了出来。

    早就洗完澡的顾子燊靠在一边,悠闲地开口:“忘了告诉你,她吃了精液会变得特别热、特别紧。”

    杜闻无言地骂了几句国骂,然后捧着如酒的小脑袋瓜,把硕大的龟头推到她带的唇边,诱哄:“小酒舔一下好不好?哥哥快硬不起来了。”

    如酒依言吐出半截嫩红的舌头,圈住杜闻的骨头含进嘴里,

    趁如酒给杜闻口交,顾子燊修长的手指刮出如酒体内的精液,一下一下,刮得非常认真。

    如酒舒服地哼哼呻吟,吐掉杜闻已经勃起的阴茎,双腿夹住顾子燊的头:“嗯哼……子燊、你,你进来……”

    下一秒,顾子燊的大肉棒赫然贯入,强悍地分开绞上来的嫩肉,没有像杜闻一样一通到底,而是九浅一深地深情研磨,碾过穴内的每一寸,极致饱满与柔情。

    杜闻也行动起来,手指抚开如酒幽闭已久的菊穴,从枕头下摸出润滑剂涂抹均匀,中指缓慢地插进去,然后是两根、三根……

    中了媚药的如酒完全没有喊疼,反倒是扭着细腰自己贴上来,淫叫:“嗯……好涨……哥哥、一起进来嘛……”

    杜闻将龟头小心顶入,让如酒适应了自己的存在之后,才加快速度奋力抽插。像是故意跟顾子燊唱反调似的,顾子燊快他就慢,顾子燊慢他就快。隔着薄薄的肠壁,两个男人在暗暗地较劲儿。

    “嗯啊!我、我要不行了……”如酒香汗淋漓,白腿打颤,穴儿跟着使劲紧缩。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颇有默契地拔出性器调换位置,忍住了射精的欲望,然后继续耕耘。

    ……

    如酒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天之后了。身上的疼痛好了很多,就是软绵绵的使不上劲儿。

    她撑着坐起身子下床穿好鞋,脚踩在地上却像是踩在棉花上,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这噗通一声引得卧室外安静不言的两个男人飞快推门而出,急问:“怎么样?摔疼了没有?”

    如酒摇摇头,手按在空荡荡的胃上,可怜巴巴地道:“没有,就是有点饿。”

    方形餐桌上,摆满了清淡的粥和小菜,三个人围坐在桌旁,静静地进食。

    如酒显然是饿狠了,不吭声只是在吃,杜闻和顾子燊就给她夹。

    待到吃得差不多了,如酒终于得以看看自己的这两个男人,他们脸色都不太好看,沉默地吃着饭。

    这两天发生什么了?

    如酒虽然一头雾水,但也能猜个七七八八。他们两个性子都傲,碰到一起就是冤家。她只能从中起点润滑作用了……

    晚上,三个人分睡在三个房间。如酒喝了点红酒壮胆,给他们两个发短信,让他们来她的房间。

    短信发出去却石沉大海,如酒等了半个多小时没有等来任何信儿。她气呼呼地躺在床上,竟睡了过去。

    凌晨十二点,杜闻和顾子燊的房门几乎是同时被打开,两个男人视线碰上,俱露出点无奈的笑:他们是一类人。

    两个人进了如酒的房间,杜闻帮她拉好被子,顾子燊熄灭了床头灯。一左一右簇拥着如酒躺下。

    月光凉凉,杜闻说:“我接受你和我一起……照顾小酒,往后道阻且长,如果你辜负了小酒,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顾子燊凝视着如酒甜美的睡颜,握住她微凉的小手,承诺着:“永远不会。”

    ——全文完——

    各位,新年快乐*^^*

    26.余生是你们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神仙肉小说珍藏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lt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